2016年二年级猴年新年手抄报资料推荐

手抄报 时间:2015-12-31 我要投稿
【www.pincai.com - 手抄报】

新年的故事

20151119171040.png

传说中国古时侯有一种叫“年”的怪兽,头长尖角,凶猛异常,年”兽长年深居海底,每到除夕,爬上岸来吞食牲畜伤害人命,因此每到除夕,村村寨寨的人们扶老携幼,逃往深山,以躲避“年”的伤害。

又到了一年的除夕,乡亲们象往年都忙着收拾东西准备逃往深山,这时候村东头来了一个白发老人,白发老人对一户老婆婆说只要让他在她家住一晚,他定能将“年”兽驱赶走.众人不信,老婆婆劝其还是上山躲避的好,但老人坚持留下,众人见劝他不住,便纷纷上山躲避去了。

当“年”兽象往年一样准备闯进村肆虐的时候,突然传来爆竹声,“年”兽混身颤栗,再也不敢向前凑了,原来“年”兽最怕红色,火光和炸响.这时大门大开,只见院内一位身披红袍的老人哈哈大笑,“年”兽大惊失色,仓惶而逃.

第二天,当人们从深山回到村里时,发现村里安然无恙,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白发老人是帮助大家驱逐“年”兽的神仙,人们同时还发现了白发老人驱逐“年”兽的三件法宝.从此,每年的除夕,家家都贴红对联,燃放爆竹,户户灯火通明,守更待岁.这风俗越传越广,就成了中国民间最隆重的传统节日“过年”.

现在,春节是我国人民的佳节,它象征着团结、兴旺,人们对新的一年寄托着希望。

在这个传说中年的形象与现在年的形象可谓大相径庭,现在年的形象往往是生肖,比如今年是牛年,那么年就以一个气冲斗牛的牛形来到人间,欢迎每个生肖年的到来意味着告别过去的不幸和迎接新的希望,所以年关未至就已充满隆重的欢愉氛围。而传说中的过年则是为了躲避凶兽,年关意味着奔逃,躲避,如果有所谓欢度也不过是为自己还活着感到庆幸而已。抛开传说中对习俗的解释因素之外,我们仍然不难发现传说与现实二者间对年的态度仍有本质的不同。

何以如此?何以传说中的年要以凶兽的面目出现?

让我们来重温这个传说,这个传说告诉我们,年是个凶猛异常的“怪兽”,常年“深居海底”,每到除夕就会上岸活动等等。如果我们不从现实意义而从象征的意义上来理解的话,这个故事就不是那么有趣了。“海”是神秘莫测之物的象征,年从海上来,即是告诉我们,年的来源乃是不可言说的神秘,是不可理解的。而每到除夕上岸是说,年以除夕为周期周而复始的出现,遵循着一定的时间长度来“伤害人命”,年的到来以夺走生命为目标,这是年出现的目的,也是年因此被看作怪兽的原因年的出现不可理解,带来的后果又是如此的可怖,以至人们只有纷纷躲避。至此我们可以猜到,这个周而复始来到人间带走生命而又无人可以抗衡,从不可理解的神秘之地来到人世的“年”,实际上就是指时间。时间不停的流逝,以除夕为周期提醒人们自己的存在,两个除夕之间的时间即是一个“年”,它来夺走地上一切生物的生命,尤其是其中有时间意识的那个生命人。

人作为所有生物中唯一有时间意识的生物,需要对时间的迫近威胁有所反应,如何反应?

第一种态度不出意料是生物性的逃离,逃到深山躲避“年”,实际上是希望逃离人自身上的时间性,希望以空间上的躲避拉开与时间的距离,借此逃避时间带来的生命终结之焦虑。显然这只是权宜之计,年到该来的时候还是照来不误,这种逃避无助于驱赶人们对时间的焦虑。正当人们对年(时间)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位老人出现了。顺便说说,在不同国家的各种传说中,总是出现一些老人的形象,他们在故事的中途出现,为主人公指点方向,这些老人代表一种精神上的原型睿智,富有远见,并且常常以其道德品质著称。这个故事里的老人也不例外,他宣称自己能赶走“年”,众人当然对他的说法表示怀疑,这是当然的,好比一个人不能拔着头发把自己揪离地面,在时间中的人如何能超越根植于他自身的时间性呢?人能超越时间而活着吗?于是,智慧(老人)被留下独自面对时间(年)。

时间按部就班的出现,但智慧却给时间准备了一个惊喜红色、火光和炸响,年被吓跑了。声、光、色,对应于听觉、视觉和触觉,只能为有意识的生物所体验,智慧以加强的生命体验对抗时间。这里,对时间的第二种态度出现了,不是消极的逃避,而是积极的应对。

然而,时间是无意识且冷漠的,与一切感觉无关,何以在故事中年会被红色、火光和炸响所惊走呢?

在故事的结尾,人们重回村里的时候,惊奇的发现年被赶走了,不仅如此,人们同时还得到了三个对抗年的法宝,从此以后,人们在除夕的时候不再需要逃离,而是用这三种法宝的衍生形式“贴红对联,燃放爆竹,户户灯火通明,守更待岁”来度过年。智慧借助工具召唤生命体验的加强,并把这种体验以形式化的方式固定下来,成为一种仪式,借助这种仪式,人们不再对年感到害怕,人们能够对年的到来坦然以对。换言之,人们通过仪式驱散了对时间的焦虑。到这里,智慧(老人)的策略就逐渐清楚了,人不能脱离时间而生存,但可以克服随时间而来的焦虑,通过把视线从时间(年)转移到仪式(贴对联、放鞭炮、在家守岁),人的焦虑得到缓解,人在过年仪式的形式中感到安全,时间虽然仍然继续(“年”深居海底),但人们不再恐惧(“年”仓惶而逃 ),年的力量被剥夺,人自由了。人自由地栖居在大地上,开始了自己的生活(“过年”成为节日)。

卡夫卡曾谈到童话,“没有不流血的童话。每个童话都是来自血液和恐惧的深处。这是所有童话共同的地方”。关于年的传说也是一个小小的童话,他真正讲述的是一个关于时间的故事,时间带来死亡,对死亡的焦虑需要人们来克服它,最终在某种程度上克服时间。不止通过仪式,也要通过语言,人们给自己讲述了一个克服时间及其焦虑的故事,在故事的结尾,和其他的童话一样,人们给自己许诺了一个光明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