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是农业优秀作文

农业经济管理 时间:2018-12-13 我要投稿
【www.pincai.com - 农业经济管理】

  偶然的一次,我拿到了儿子的一本作业本。翻开来看时,让我触目惊心,作业本上密密麻麻抄写的是什么呀。“我以后要遵守纪律。”“我以后不再做小动作了。”“我以后不再随便讲话了”……

  看着这个本子,作为孩子的家长,作为学生的老师,我都为此感到悲哀。我不知道,孩子在抄写了这么多遍以后,是否就记住了老师的话,从此完全改变自己,上课循规蹈矩了?或许,他会有所收敛,但这样的教育方式有多大功效?这样的教育行为会在孩子心中导致怎样的后果?

  我们的孩子,一个出生在今天中国的孩子,从开始上幼儿园那天起,他就要学会怎么正襟危坐,怎么安静听课,怎么举手发言,怎么不出声地吃饭,怎么规规矩矩地排队走路。上课时手平放,胸挺直,头抬高,更成为一种固定的听课姿势,仿佛不这样做,孩子们就听不懂“a、o、e”,学不会“1+1=2”似的。

  至今我都记得我的孩子第一天去幼儿园的情景。那一天,我看着他一路蹦跳着走进校门,但去了一天他就再也不肯去了,因为他发现幼儿园不是他想象中的那回事,他说老师总是喊一二三,坐好,坐在位子上不准讲话不准回头不准笑,实在憋得难受,觉得浑身不舒服。学校是个有组织有纪律的集体,有明确的行为准则和整套的规章制度。不用说,像他这样不安分、爱自由的孩子理所当然要引起老师的不满。

  我们的教育传统,历来是以“听话”与否作为评价孩子的一个重要尺度,甚至是唯一尺度。老实、听话、顺从的就是好学生、好孩子,而那些活泼、好动、调皮的则被斥责为不守纪律、不懂规矩。在学校,很多时候,老师对不听话的孩子施行的依然是“驯服”教育。被驯服的孩子丧失了什么?似乎很少有人去考虑。对待孩子,我们已习惯于要孩子“听话”,习惯于对孩子“训话”,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换一种语气,换一种方式,换一种思维,平等地和善地和孩子“对话”,告诉孩子,你可以怎样呢?

  我们走进教室参观,往往看见的是整个教室鸦雀无声,所有的孩子都是腰板挺直、双手背后,个个坐在座椅上纹丝不动,稚气的脸上表情非常严肃。这些孩子们仿佛都受到军事化训练,毕恭毕敬的,没有天真烂漫,一点也不像孩子了。要知道,孩子就是孩子,他们应该是蹦蹦跳跳的才对,即便是做个鬼脸也很可爱!

  阿莫纳什维利说:没有儿童的顽皮,没有顽皮的儿童,就不能建立真正的教育学……顽皮是儿童可贵的品质,需要的是仅仅加以引导……儿童纪律的主要要点不是去压制顽皮,而是去改造它。可在很多人眼里,教育是一部大机器,这部机器生产的产品“质量三包”,其型号统一,性能一致,输入的是同一程序,而教师就是这部机器的操作者。

  著名教育家叶圣陶说过这样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教育是农业,不是工业。”农业是栽培作物,农业产品是有生命力的,有它自身的特点和生活习性,有属于它自身的内在力量。对于这种内在力量,外部环境不能彻底改变它,只能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地满足它。而且,不同的农作物有不同的生长季节,有不同的栽培方式,有经验的农民都懂得要适时追肥浇水,适时除草松土;既不能拔苗助长,也不能强制它不生长。这一切,不都与人的培育一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