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气包教我成长教育心得

教育 时间:2018-12-13 我要投稿
【www.pincai.com - 教育】

  许多老师往往不喜欢淘气的学生,其实,正是因为那些淘气的学生,才促使我们教师一天天成长。

  我班有个孩子叫李鹏杰,看似有些腼腆,说起话来稍稍有些结巴,其实却大胆得很。有时候,无论老师让他干什么都一动不动。就拿昨天下午的事来说吧。我让他默写汉语拼音,他写的每个韵母都挤挤挨挨的,一点儿都看不清楚。于是,我把他叫过来,告诉他两个韵母之间应该空出距离,并让他重新写一遍。但是,他不仅没有动,而且一直在不停地摆弄着手中的彩色铅笔。眼看着一节课快结束了,我着急地威胁他说:“如果你再玩铅笔的话,我就给你拿走了。”他仍然纹丝不动。于是,我拿过他手中的铅笔,和蔼地对他说:“老师先帮你保管着,等你写完了,老师立即还给你。”没想到,我拿走之后,他不但没有开始写,而且趴在桌子上“喔喔喔”地哭起来。看他这样子,我做出一幅厉害状,但仍然无济于事。于是,我俯下身子,推着他的肩膀对他说:“老师现在还给你,你开始写怎么样?”他还是不理我。唉,真拿他没办法。无奈之下,我给他妈妈发了一条短信,希望她能来一趟,了解一下,在这种情况下,他妈妈是怎样管理他的。但是,可能因为他妈妈太忙了,一直没来。不过,令人欣慰的是,第二节上课的时候,他已经好了,开始做题了。这孩子,耍赖耍够了,就开始学习了。看来,他该醒悟的时候,就醒悟了。我也没必要着急。

  今天早上,我开始讲评昨天考试的试卷,忽然发现他的试卷没有改。经了解才知道他根本没有交。他还理直气壮:“我做的题拿回家让妈妈检查了!”我无奈地说:“这是考试题,应该考完试就交上去的。等老师给你改完了,你才可以拿回家让父母看。”他一脸不屑地笑了。这是他常有的表情!看来,教育学生不能急于求成,有时候就需要我们耐心等待。等待也是一种教育方式,我想。

  另外一个淘气包叫杨玉杰,原来在一(6)班,后来由于我校教师紧缺,一(6)班便被解散了。杨玉杰被分到了我们班。以前就听说他在班里行为习惯特别差:经常拿走别人的东西,打同学,撕毁同学的学习用品,自己的东西更不用说要什么没什么。这一点儿在我国陪学习归来的第一天便见证了。我一来到学校,就有学生来告状:“老师,杨玉杰踢我。”我来到教室,发现教室里一片狼藉,尤其是后面的煤球,不仅堆放得杂乱不堪,而且有许多被打碎的零零散散地撒了一地。我马上组织学生整理教室,有的摆放煤球,有的扫地,有的摆桌子,有的擦黑板……我一边望着学生们忙碌的身影,一边来到杨玉杰的旁边。只见他脸上、手上、身上全是煤球黑,几乎看不到他的“真实面目”。我本想狠狠地批评一顿,忽然李希贵校长的话萦绕在我的耳畔:“老师心目中不应该有坏学生,只有心理不健康的学生。如果你讨厌你的学生,那么你的教育还没有开始,实质上就已经结束了”。我强压着心中的怒火,温和地问他:“你是不是玩煤球了?”他摇了摇头,不想承认。“是不是不知道不能玩煤球呀!”他点了点头。“你现在能把煤球摆好吗?”他点了点头,随即加入了摆放煤球的行列。等他整理好洗干净手之后,我耐心地对他说:“今后可不要再玩煤球了。煤球是用来烤火的,如果你再乱摸煤球,我可让你赔了。”他认真地点点头。

  上课时,我发现他一个人坐在墙角里,什么也不干。我想:这可不行,哪怕孩子到学校一天仅仅学会一点东西,那也算是有收获的。如果什么都不学,那上这个学还有什么意思呢?我想了想,把班里学习成绩优异、自制力较强的卢瑶瑶同学调到他的身边,与他成了同桌,还特意交代让卢瑶瑶教他学习。我发现他的眼里闪现出喜悦的光芒。“你愿意让卢瑶瑶和你坐同桌吗?”他使劲地点了点头。“那你要听人家的话,人家让你读书你要读书,人家让你写字你要写字。”他听话地点了点头。“你可不能拿人家的东西,也不能打人家。”他又点了点头。

  数学老师来上课了,一下课他就过来极不客气地说:“你怎么能让卢瑶瑶那么好的学生和杨玉杰坐在一起呀?你这样会毁了一个好学生的!” “哦,有那么严重呀!”我笑笑说。“当然有了!那杨玉杰什么人呀?品行太坏了,不仅不学习,还捣乱别人。”“就让他们坐在一起试试吧。孩子才刚上一年级,我们就不管他,有点说不过去吧!”“反正我看他俩坐在一起不合适。”说完,数学老师就出去了。我不想和数学老师闹得不愉快,也不想放弃杨玉杰。我心里矛盾起来!反复思索,我还是没有调走卢瑶瑶,等几天再说吧,我暗暗地对自己说。

  每一节语文课,我都要走到他跟前看他在干什么。我发现他玩得少多了,还经常跟着大家读书。晚上的作业也写得很工整,还有他爸爸的签名。一些简单的儿歌,生字他认识了也不少。下课时,他经常来到我的办公室门口,探着小脑袋望我。当我望他时,他立即跑远了。只要我让其他同学倒垃圾,他立即走到那位同学跟前,和他抬着一起走。

  这不,昨天发了一份关于汉语拼音的试卷,他考了58分。要知道,他期中考试的成绩是12分呀。看到他进步那么多,我越来越坚定自己的做法。今天,我把杨玉杰的试卷拿给数学看,他连连说“好!好!”尽管还有人一直在告杨玉杰的状,但是,转变一个差生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他需要我们老师长期地关心和耐心地辅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