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中国传统音乐的结构特点及其哲学基础

哲学 时间:2017-11-15 我要投稿
【www.pincai.com - 哲学】

  一、中国传统音乐的结构特点

  在中国传统音乐结构中,腔是一个带有全局,具有音乐形态学、音乐结构学和音乐关学诸多方而意义的概念。在音乐形态学方而,沈洽指出:所谓腔,指的是音的过程中有意运用的,与特定的音乐表现意图相联系的音成分(音高、力度、音色)的某种变化,。单音,犹如语言学中的字一样,是结构音乐活体中的一种最小的有机元素。中国音乐体系的传统音乐中,单音作为一个音过程来理解时,可能出现的音高变化通常是一种递变量,形成曲线状的音过程。

  并且这种贯穿着音高、力度、音色变化的音过程的单音,成为中国传统音乐的主流乐音。而在欧洲传统音乐中,单音是一种直线式的音过程,音与音之间构成跃进的关系;虽然在欧洲的某些传统音乐乐种中也存在着歌腔,但是,这种歌腔指的是一个起主导作用的音乐主题,是一句有特色的旋律,即使其中个别乐音有音高、力度、音色的变化,却并没有成为主流,因为其乐音基本生成因素之一的语言属于重音语言,而不同于中国音乐体系大多数民族使用的是汉藏语系的声调语言,这种腔音在欧洲传统音乐中不具备普遍意义,没有上升到主导地位。

  在音乐结构学意义方而,中国传统音乐的腔,从字义上看,具有框架的意义。《辞海》中,对腔字的第一种解释是:动物体内的空隙或室。如体腔、胸腔、腹腔、围心腔、围腮腔、血腔、外套腔、生殖腔等。《现代汉语词典》中,腔也是这种意义:动物身体内部空的部分:口腔、鼻腔、胸腔、腹腔、满腔热血、炉腔儿。指的都是动物体内的空的部分,并且具有框架的意义。《辞海》和《现代汉语词典》中,对腔的另外一种解释,就更明确地指出:腔是曲调;唱腔。如:昆腔;字正腔圆。

  乐曲的调子:高腔、花腔、昆腔、唱腔儿、唱走了腔儿。这里的腔,主要指的是一种曲调框架,曲调样式。这种框架、样式,既具有一种约定俗成的规式性,甚至提炼概括为程式,成为行内人必须遵循的某种艺术的法式、规范,形成程式性:又具有可以根据唱词内容、感情的变化和演奏者情绪、灵感作即兴发挥的变易性。所谓乐之筐格在曲,而色泽在唱。这种筐格就是腔,在音乐结构层次中就包括:腔音、腔音列、腔节、腔韵、腔句、腔段、腔调、腔套、腔系的约定俗成的规式性,或程式性;色泽就是演唱演奏时的即兴变易性,包括各结构层次内部的可变性,在一定筐格内的变易和创新。

浅析中国传统音乐的结构特点及其哲学基础

  二、各音乐结构层次的规式性和可变性

  在中国传统音乐的各个结构层次中,几乎都有一定的规式性和可变性。所谓规式性,就是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各民族、各地域、各乐种、各流派,都形成了各个结构层次内部的约定俗成的规定和范式,只有遵循这些规范才能得到本民族、本地域、本乐种、本流派的承认。如带腔的音的音高、力度、音色变化幅度、特色;腔音列的民族、地域、乐种、流派的典型性;腔节、腔韵、腔句、腔段、腔调、腔套、腔系在结构、特性、旋律、音调、起落音、节奏、板式、板位等方面的规式性等。符合规式者,得以承认;不符合规式者,得不到认可。所谓可变性,指的是乐之筐格在曲,而色泽在唱。即:在遵循以上规式的基础上,可以根据唱词所表现的内容、感情的需要,按演唱演奏者的情绪、感受、灵感作即兴演唱、演奏,进行创造性变易。也就是说,可以进行一曲多变运用。即:在运用一个基本曲调框架来表达多种乐思的过程中,对其腔音、腔音列、腔节、腔韵、句式、腔句等方而所进行的变化。在变易原因方而,有:内容、感情性变易,民族性变易,地域性变易,乐种性变易,流派性变易,情绪、生理性变易等。在变易原则方而,有重复与变化重复原则、对仗原则、对比原则、展衍原则、起平落原则、起承转合原则。

  三、结语

  由于以中庸之道为哲学基础的中国传统音乐结构,遵循着执两用中的规范,不偏不倚、无过无不及,所以,在其乐思展开过程中,无论是乐音个体、乐音与乐音之间的连接,腔音列的运用,或是旋律发展手法,板式、节奏、速度转换,都讲求允执其中,连贯舒畅,过渡自然,圆融和合。就像是打太极拳那样始终保持着圆形弧线,刚柔相济,方圆适度。又像是我国的书法艺术一般,行云流水,骨力追风,在横向的线的粗细、浓淡、曲直、刚柔的渐变中,表现出种种意趣、意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