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这样的人让我怀念

作文 时间:2017-03-06 我要投稿
【www.pincai.com - 作文】

这样的人让我怀念作文一

在人生中,我有许多怀念的人,比如:亲人、朋友……但我要写的不是别人,而是我最重要的人——我的姥爷。

小的时候,我是生活在农村的。没有什么文化,就是天天玩、睡,整天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姥爷把我当成掌上明珠,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掌里怕掉了。那时,姥爷常常带我去家附近的小湖边坐着,还用小石子打湖水。姥爷抱着我转呀转,我抱着姥爷亲呀亲,实在玩累了就躺在湖边的草坪上,看着天空上的朵朵白云飘过,听着小鸟吱吱叫的声音,闻着野花淡淡的香气……于是小湖边就成了我嫩最喜爱的地方。傍晚,吃饭后,姥爷就带着我在家门前和一些邻居聊天,各自聊聊家长里短。

记得有一次,姥爷给我偷偷买了几块水果味的硬糖,结果被妈妈发现了,把我骂了一顿,那天,姥爷替我打抱不平:“哎呀,孩子乐意吃就几快嘛,又不是总吃。”妈妈马上反驳:“爸,不是我不让她吃,而是这糖吧,不是什么好东西,不但没有营养,还容易长虫牙。”姥爷说:“那……”我听不下去了,打断了姥爷的话:“姥爷、妈妈,我以后不吃糖了,你们别生气了,好不好?”就这样,一场无硝烟的“战火”就这样结束了。过年时,姥爷还偷偷地给我压岁钱,说:“我大外女乖着呢,怎么能被这点钱惯坏了呢?”

我很喜欢我的姥爷,但命运似乎更喜欢的是夺走。姥爷走了,那天,妈妈哭得死去活来,而我却没有哭,因为我知道,姥爷不喜欢我哭,喜欢我笑。我还记得姥爷临终前说的那句话:“楠楠,要好好……学习,要……乐观!”说完那句话,姥爷就安谧地睡着了,正如他所说的:生老病死是每个人都必须有的过程,不用为我伤心。可我怎能不伤心呢?只不过没有表达出来罢了。

从那以后,吃饭时,我觉得心里空空的,想失去了什么似的……

姥爷已经去世了很多年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写下这段话。又一个傍晚,我在姥爷的坟前跪着烧了一些纸钱,说:“姥爷,楠楠想你了,楠楠想见见您……”但回答我的只是轻轻的风声和姥爷坟前微笑着的照片。也许,只有在梦里才能见到姥爷慈祥的笑脸吧,嗯,可能吧!

这样的人让我怀念作文二

我们岁月漫长,但在我们人生的路上,我们走过的昨天昨天,却是一样永久不复的芬芳。光阴的轮回,时间的逝去,在这对碰的磨擦中,火花飞扬——我仿佛看见了时间的徘徊与孤单,不管悠悠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我们留恋过去,但是却无法挽留,或许真的带有太多的遗憾!

我曾对自己想过,直到有一天——直到一天当我已经年逾古稀时,我还是否会想起那些古老的过往。而现在,我懂得了,我看透了,我终于可以真真正正准确的面对我心中的答案!我想,我会,我一定会的,虽然已经过去,但我永远不会忘记它。因为那一种快乐,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是我想要用我一生的时间去珍惜的过往,没有人可以挽留,也没有人可以夺走。

路漫漫,我们有多少过去,如今,只成为昔日留下的记忆与难忘。我何尝不时时想念我的童年,那种天真,那种无忧。过去的就不可能在向前往回,我也曾经无数次悲伤,或许,我不应该,也或许,我真的好傻,我居然不知道时间正在每一分每一秒地流涩,我已经无法再去捉摸,哪怕那只是一秒,仅仅的一秒,微不足道的一秒。可它也已经从现在消失了,永远的消失了,再也无法去换回那一分还是那一秒!无论多么渺小,不过,在此时此刻,我却觉得它是多么的重要!

如果,医生在为病人抢救的同时,延迟了一分或许是一秒,那么病人就会有生命的危险。我们怎么能说这一分这一秒,不重要呢?

如果,在车祸发生的前一分或是前一秒,我们能够清醒,能够及时的刹车,我们又怎么会发生这样一次次重演的悲剧呢?所以,我们又怎么能说这一分这一秒,真的不重要呢?

我们没有如果,只有等待我们的现实,我们只有把握好我们的每一分,和每一秒,我们才能够足以避免我们所犯下的后悔与事实,我想,应该是。

时间改变了我,也改变了我对此的观点,而且改变了我视它为永远的纪念。我留恋它,我爱慕它,我更珍惜它——我要好好利用那一分那一秒,让它成为我活的最珍贵的一刹。

我一直都在想,既然,它让我舍不得,那不如让它永远留在心里,永远,成为我心中最怀念的记忆与过去!

这样的人让我怀念作文三

陈爷爷的家只有他一人,独居,房子小得可怜,地上铺着几百块老旧的刻着岁月痕迹的砖块,不敢动,仿佛动一下房子就会坍塌。

屋檐很老,破破的,植物都去填补了缝隙。有前门和后门,但都是木的,别人都用不锈钢门了。时间长了,木门也坏了,他便请人将门拆了,但没有再装上,不知是忘了还是什么,反正再也没有装上。

别人老打趣他:“老陈,快装修一下你的房子吧,不然多冷啊!”“可凉爽啦!那风从窗缝里吹进来。”老陈家的后门没有被拆,后门外是一个养鸭的厂子,许多孩子都喜欢爬进去吓鸭子。老陈在那儿摆了个木椅,每天都坐在那,若一天不做这件事,准有了什么事。

老陈最爱看鸭子了,不知是看鸭子还是小孩。一群小孩陪鸭子玩,鸭子一冲过来,个个大惊小怪,事后大家都哈哈笑,老陈只哈哈地小声笑,眼睛眯着,嘴角还有着笑意,那皱纹一笑就挤成了波浪状,一只蚊子都可以被挤死。

孩子们都喜欢老陈讲故事,每讲完,老陈都显得格外兴奋。可夜深了,老陈回到房间,满脸落寂。我家就在他家对面,老是听到老陈长叹一声后再睡觉。而长叹一声之前老陈,总是拿着椅子坐在门口,看着天空,没有月亮,看星星。星星月亮都没有,就望着那黑蒙蒙的天,望得出神。在家,我一般都很晚睡觉。

老陈吃的永远是白粥,还是邻居赞助的。有几次在屋外吃饭时,其实就是坐在外面吃饭,几个小孩问“曾爷爷,你不吃菜吗?”老陈老笑,摸了摸那个问的小孩:“不,爷爷喜欢吃粥。”那小孩撇撇嘴:“一点也不好吃,一点也不好吃,爷爷,我给你带鱼吧,可香了。”老陈笑道:“我有咸菜就行了。”便取出一个袋子,里面的咸菜咸得发苦。吃一口,脸色都变了,真不知陈老如何吃下去的,莫非是失去了味觉,还是吃粥太久了,一直吃有点腻,来个重口味的享受?

陈老太平淡无奇,一生如此,死时也如此。大家发现陈老再也没有出过房间,房间里太阴暗了,几个人拿着灯进去,先前下过大雨,整个地板都是水,只见陈老躺在床上,还笑着。

陈老的最后时刻,是想起了陪小孩,还是以前的时光,那就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