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沫若的诗

其他 时间:2016-09-21 我要投稿
【www.pincai.com - 其他】

导语:根据乐山《郭氏家谱》所载,郭沫若的祖籍福建汀州府宁化县,是为闽西客家人。母亲杜遨贞,是一个没落的官宦人家的孩子。先祖郭福安为郭子仪之后裔。

郭沫若的诗集

1、《天狗》

(一)

我是一条天狗呀!

我把月来吞了,

我把日来吞了,

我把一切的星球来吞了,

我把全宇宙来吞了。

我便是我了!

(二)

我是月底光,

我是日底光,

我是一切星球底光,

我是X光线底光,

我是全宇宙底Energy底总量!

(三)

我飞奔,

我狂叫,

我燃烧。

我如烈火一样地燃烧!

我如大海一样地狂叫!

我如电气一样地飞跑!

我飞跑,

我飞跑,

我飞跑,

我剥我的皮,

我食我的肉,

我嚼我的血,

我啮我的心肝,

我在我神经上飞跑,

我在我脊髓上飞跑,

我在我脑筋上飞跑。

(四)

我便是我呀!

我的我要爆了!

2、《晨安》

晨安!常动不息的大海呀!

晨安!明迷恍惚的旭光呀!

晨安!诗一样涌着的白云呀!

晨安!平匀明直的丝雨呀!诗语呀!

晨安!情热一样燃着的海山呀!

晨安!梳人灵魂的晨风呀!

晨风呀!你请把我的声音传到四方去吧!

晨安!我年青的祖国呀!

晨安!我新生的同胞呀!

晨安!我浩荡荡的南方的扬子江呀!

晨安!我冻结着的北方的黄河呀!

黄河呀!我望你胸中的冰块早早融化呀!

晨安!万里长城呀!

啊啊!雪的旷野呀!啊啊!我所畏敬的俄罗斯呀!

晨安!我所畏敬的Pioneer呀!

晨安!雪的帕米尔呀!

晨安!雪的喜玛拉雅呀!

晨安!Bengal的泰戈尔翁呀!

晨安!自然学园里的学友们呀!

晨安!恒河呀!恒河里面流泻着的灵光呀!

晨安!印度洋呀!红海呀!苏彝士的运河呀!

晨安!尼罗河畔的金字塔呀!

啊啊!你在一个炸弹上飞行着的D′annunzio呀!

晨安!你坐在Pantheon前面的“沉思者”呀!

晨安!半工半读团的学友们呀!

晨安!比利时呀!比利时的遗民呀!

晨安!爱尔兰呀!爱尔兰的诗人呀!啊啊!大西洋呀!

晨安!大西洋呀!

晨安!大西洋畔的新大陆呀!

晨安!华盛顿的墓呀!林肯的墓呀!Whitman的墓呀!

啊啊!惠特曼呀!惠特曼呀!

太平洋一样的惠特曼呀!啊啊!太平洋呀!

晨安!太平洋呀!太平洋上的诸岛呀!

太平洋上的扶桑呀!扶桑呀!扶桑呀!

还在梦里裹着的扶桑呀!

醒呀!Mesame呀!快来享受这千载一时的晨光呀!

3、《立在地球边上放号》

无数的白云正在空中怒涌,

啊啊!好幅壮丽的北冰洋的晴景哟!

无限的太平洋提起他全身的力量来要把地球推倒。

啊啊!我眼前来了的滚滚的洪涛哟!

啊啊!不断的毁坏,不断的创造,不断的努力哟!

啊啊!力哟!力哟!

力的绘画,力的舞蹈,力的音乐,力的诗歌,力的Rhythm哟!

4、《笔立山头展望》

笔立山在日本门市西。

登山一望,海陆船廛,了如指掌。

大都会的脉搏哟!

生的鼓动哟!

打着在,吹着在,叫着在,

喷着在,飞着在,跳着在,

四面的天郊烟幕朦胧了!

我的心脏呀快要跳出口来了!

哦哦,山岳的波涛,瓦屋的波涛,

涌着在,涌着在,涌着在,涌着在呀!

万籁共鸣的Symphony,

自然与人生的婚礼呀!

弯弯的海岸好像Cupid的弓弩呀!

人的生命便是箭,正在海上放射呀!

黑沉沉的海湾,停泊着的轮船,进行着的轮船,数不尽的轮船,

一枝枝的烟筒都开着了朵黑色的牡丹呀!

哦哦,二十世纪的名花!

近代文明的严母呀!

一九二○年六月

5、《凤凰涅盘》

序曲

除夕将近的空中,

飞来飞去的一对凤凰,

唱着哀哀的歌声飞去,

衔着枝枝的香木飞来,

飞来在丹穴山上。

山右有枯槁了的梧桐,

山左有消歇了的醴泉,

山前有浩茫茫的大海,

山后有阴莽莽的平原,

山上是寒风凛烈的冰天。

天色昏黄了,

香木集高了,

凤已飞倦了,

凰已飞倦了,

他们的死期将近了。

凤啄香木,

一星星的火点迸飞。

凰扇火星,

一缕缕的香烟上腾。

凤又啄,

凰又扇,

山上的香烟弥散,

山上的火光弥满。

夜色已深了,

香木已燃了,

凤已啄倦了,

凰已扇倦了,

他们的死期已近了!

啊啊!

哀哀的凤凰!

凤起舞,低昂!

凰唱歌,悲壮!

凤又舞,

凰又唱,

一群的凡鸟

自天外飞来观葬。

凤歌

即即!即即!即即

即即!即即!即即

茫茫的宇宙,冷酷如铁!

茫茫的宇宙,黑暗如漆!

茫茫的宇宙,腥秽如血!

宇宙呀,宇宙,

你为什么存在?

你自从那儿来?

你坐在那儿在?

你是个有限大的空球?

你是个无限大的整块?

你若是有限大的空球,

那拥抱着你的空间

他从那儿来?

你的外边还有些什么存在?

你若是无限大的整块?

这被你拥抱着的空间

他从那儿来?

你的当中为什么又有生命存在?

你到底还是个有生命的交流?

你到底还是个无生命的机械?

昂头我问天,

天徒矜高,莫有点儿知识。

低头我问地,

地已死了,莫有点儿呼吸。

伸头我问海,

海正扬声而呜 。

啊啊!

生在这样个阴秽的世界当中,

便是把金刚石的宾刀也会生锈。

宇宙呀,宇宙,

我要努力地把你诅咒:

你脓血污秽着的屠场呀!

你悲哀充塞着的囚牢呀!

你群鬼叫号着的坟墓呀!

你群魔跳梁着的地狱呀!

你到底为什么存在?

我们飞向西方,

西方同是一座屠场。

我们飞向东方,

东方同是一座囚牢。

我们飞向南方,

南方同意一座坟墓。

我们飞向北方,

北方同是一座地狱。

我们生在这样个世界当中,

只好学着海洋哀哭。

凤歌

足足!足足!足足!

足足!足足!足足!

五百年来的眼泪倾泻如瀑。

五百年来的眼泪沐漓如烛。

流不尽的眼泪,

洗不净的污浊,

浇不熄的情炎,

荡不去的羞辱,

我们这飘渺的浮生,

到底要向那儿安宿?

啊啊!

我们这飘渺的浮生

好像那大海里的孤舟,

左也是漶漫,

右也是漶漫,

前不见灯台,

后不见海岸,

帆已破,

墙已断,

楫已飘流,

柁已腐烂,

倦了的舟子只是在舟中呻唤,

怒了的海涛还是在海中泛滥。

啊啊!

我们这飘渺的浮生,

好像这黑夜里的酣梦。

前也是睡眠,

后也是睡眠,

来得如飘风,

去得如轻烟。

来如风,

去如烟,

眠在后,

睡在前,

我们只是这睡眠当中的

一杀那的风烟。

啊啊!

有什么意思?

有什么意思?

痴!痴!痴!

只剩些悲哀,烦恼,寂寥,衰败,

环绕着我们活动着的死尸,

贯串着我们活动着的死尸,

啊啊!

我们年青时候的新鲜那儿去了?

我们年青时候的甘美那儿去了?

我们年青时候的光华那儿去了?

我们年青时候的欢爱那儿去了?

去了!去了!去了!

一切都已去了,

一切要要去了。

我们也要去了,

你们也要去了,

悲哀呀!烦恼呀!寂寥呀!衰败呀!

啊啊!

火光熊熊了。

香气蓬蓬了。

时期已到了。

死期已到了。

身外的一切,

身内的一切!

一切的一切!

请了!请了!

群鸟歌

岩 鹰

哈哈,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你们死了么?你们死了么?

从今后该我为空间的霸王!

孔雀

凤凰,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你们死了么?你们死了么?

从今后请看我花翎上的威光!

鸱枭

哈哈,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你们死了么?你们死了么?

哦!是那儿来的鼠肉馨香?

家鸽

哈哈,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你们死了么?你们死了么?

从今后请看我们驯良百姓的安康!

鹦鹉

哈哈,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你们死了么?你们死了么?

从今后请看我们高蹈派的徜徉!

鸡鸣

昕潮涨了,

昕潮涨了,

死了的光明更生了。

春潮涨了,

春潮涨了,

死了的宇宙更生了。

生潮涨了,

生潮涨了,

死了的凤凰更生了。

凤凰和鸣

我们更生了。

我们更生了。

一切的一,更生了。

一的一切,更生了。

我们便是“他”,他们便是我。

我中也有你,你中也有我。

我便是你。

你便是我。

火便是凤。

凤便是火。

翱翔!翱翔!

欢唱!欢唱!

我们光明,我们新鲜,

我们华美,我们芬芳,

一切的一,芬芳。

一的一切,芬芳。

芬芳便是你,芬芳便是我。

芬芳便是“他”,芬芳便是火。

火便是你。

火便是我。

火便是“他”。

火便是火。

翱翔!翱翔!

欢唱!欢唱!

我们热诚,我们挚爱,

我们欢乐,我们和谐。

一切的一,和谐。

一的一切,和谐。

和谐便是你,和谐便是我。

和谐便是“他”,和谐便是火。

火便是你。

火便是我。

火便是“他”。

火便是火。

翱翔!翱翔!

欢唱!欢唱!

我们生动,我们自由,

我们雄浑,我们悠久。

一切的一,悠久。

一的一切,悠久。

悠久便是你,悠久便是我。

悠久便是“他”,悠久便是火。

火便是你。

火便是我。

火便是“他”。

火便是火。

翱翔!翱翔!

欢唱!欢唱!

我们欢唱,我们翱翔。

我们翱翔,我们欢唱。

一切的一,常在欢唱。

一的一切,常在欢唱。

是你在欢唱?是我在欢唱?

是“他”在欢唱?是火在欢唱?

欢唱在歌唱!

欢唱在欢唱!

只有欢唱!

只有欢唱!

欢唱

欢唱

欢唱

一九二○年一月二十日初稿

一九二八年一月三日改削

6、《黄浦江口》

平和之乡哟!

我的父母之邦!

岸草那么青翠!

流水这般嫩黄!

我倚着船围远望,

平坦的大地如像海洋,

除了一些青翠的柳波,

全没有山崖阻障。

小舟在波上簸扬,

人们如在梦中一样。

平和之乡哟!

我的父母之邦!

一九二一年四月三日

7、《诗的宣言》

你看,我是这样的真率,

我是一点也没有什么修饰。

我爱的是那些工人和农人,

他们赤着脚,裸着身体。

我也赤着脚,裸着身体,

我仇视那富有的阶级:

他们美,他们爱美,

他们的一身:绫罗,香水,宝石。

我是诗,这便是我的宣言,

我的阶级是属于无产;

不过我觉得还软弱了一点,

我应该还要经过爆裂一番。

这怕是我才恢复不久,

我的气魄总没有以前雄厚。

我希望我总有一天,

我要如暴风一样怒吼。

一九二八年一月七日

8、《血肉的长城》

爱国是国民人人所应有的责任

人人都应该竭尽自己的精诚,

更何况国家临到了危急存亡时分。

我们的国家目前遇着了横暴的强寇,

接连地吞蚀了我们的冀北、热河、满洲,

我们不把全部的失地收回,誓不罢手。

有人嘲笑我们是以戎克和铁舰敌对,

然而我们的戎克是充满着士气鱼雷,

我们要把敌人的舰队全盘炸毁。

有人患了恐日病,以为日寇太强,

我们的军备无论如何是比它不上,

然而淞沪抗战的结果请看怎样?

我们并不怯懦,也并不想骄矜,

然而我们相信,我们终要战胜敌人,

我们要以血以肉新筑一座万里长城!

9、《战声》

战声紧张时大家都觉得快心,

战声弛缓时大家都觉得消沉。

战声的一弛一张关于民族的命运,

我们到底是要作奴隶,还是依然主人?

站起来啊,没再存万分之一的 幸,

委曲求全的苟活快不是真正的生。

追求和平,本来是我们民族的天性,

然而和平的母体呢,朋友,却是战声。

一九三七年八月二十日晨

10、《炉中煤》

——眷念祖国的情绪

(一)

啊,我年青的女郎!

我不辜负你的殷勤,

你也不要辜负了我的思量。

我为我心爱的人儿燃到了这般模样!

(二)

啊,我年青的女郎!

你该知道了我的前身?

你该不嫌我黑奴卤莽?

要我这黑奴底胸中,

才有火一样的心肠。

(三)

啊,我年青的女郎!

我想我的前身

原本是有用的栋梁,

我活埋在地底多年,

到今朝才得重见天光

(四)

啊,我年青的女郎!

我自从重见天光,

我常常思念我的故乡,

我为我心爱的人儿

燃到了这般模样!

11、《太阳礼赞》

青沉沉的大海,波涛汹涌着,潮向东方。

光芒万丈地,将要出现了哟

——新生的太阳!

天海中的云岛都已笑得来火一样地鲜明!

我恨不得,把我眼前的障碍一概划平!

出现了哟!出现了哟!

耿晶晶地白灼的圆光!

从我两眸中有无限道的金丝向着太阳飞放。

太阳哟!我背立在大海边头紧觑着你。

太阳哟!你不把我照得个通明,我不回去!

太阳哟!你请永远照在我的面前,不使退转!

太阳哟!我眼光背开了你时,四面都是黑暗!

太阳哟!你请把我全部的生命照成道鲜红的血流!

太阳哟!你请把我全部的诗歌照成些金色的浮沤!

太阳哟!我心海中的云岛也已笑得来火一样地鲜明了!

太阳哟!你请永远倾听着,倾听着,我心海中的怒涛!

12、《霁月》

淡淡地,幽光浸洗着海上的森林。

森林中寥寂深深,还滴着黄昏时分的新雨。

云母面就了般的白杨行道坦坦地在我面前导引,

引我向沉默的海边徐行。

一阵阵的暗香和我亲吻。

我身上觉着轻寒,你偏那样地云衣重裹,

你团鸾无缺的明月哟,请借件缟素的衣裳给我。

我眼中莫有睡眠,你偏那样地雾帷深锁。

你渊默无声的银海哟,请提起你幽渺的波音和我。

13、《天上的街市》

远远的街灯明了,

好像闪着无数的明星。

天上的明星现了,

好像点着无数的街灯。

我想那缥渺的空中,

定然有美丽的街市。

街市上陈列的一些物品,

定然是世上没有的珍奇。

你看,那浅浅的天河,

定然是不甚宽广。

我想那隔河的牛女,

定能够骑着牛儿来往。

我想他们此刻,

定然在天街闲游。

不信,请看那朵流星。

那是他们提着灯笼在走。

14、《水牛赞》

水牛,水牛,你最最可爱。

你有中国作风,中国气派。

坚毅、雄浑、无私,

拓大、悠闲、和蔼,

任是怎样的辛劳

你都能够忍耐,

你可头也不抬,气也不喘。

你角大如虹,腹大如海,

脚踏实地而神游天外。

你于人有功,于物无害,

耕载终生,还要受人宰。

筋肉肺肝供人炙脍,

皮骨蹄牙供人穿戴。

活也牺牲,死也牺牲,

死活为了人民,你毫无怨艾。

你这和平劳动的象征,

你这献身精神的大块,

水牛,水牛,你最最可爱。

水牛,水牛,我的好朋友。

世界虽有六大洲,

你只有东方才有。

可是地主们,财东们,

把你看得丑陋,待你不如狗。

我真替你不平,希望你能怒吼。

花有国花,人有国手,

你是中国国兽,兽中泰斗。

麒麟有什么稀奇?

只是颈长,腿高而善走。

狮子有什么德能?

只是残忍,自私而颜厚。

况你是名画一帧,名诗一首,

当你背负着牧童,

让他含短笛一支在口;

当你背负着乌鸦,

你浸在水中,上有杨柳。

水牛,水牛,我的好朋友。

1942年春

15、《残月黄金梳》

残月黄金梳,我欲掇之赠彼姝。

彼姝不可见,桥下流泉声如泫。

晓日月桂冠,掇之欲上青天难。

青天犹可上,生离令我情惆怅。

16、《春寒》

凄凄春日寒,中情惨不欢。

隐忧难可名,对儿强破颜。

儿病依怀抱,咿咿未能言。

妻容如败草,浣衣井之阑。

蕴泪望长空,愁云正漫漫。

欲飞无羽翼,欲死身如瘫。

我误汝等耳,心如万箭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