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鬼故事短篇超吓人

其他 时间:2016-09-07 我要投稿
【www.pincai.com - 其他】

导语: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寻求刺激。看鬼片来壮胆。以下是小编搜集的例子,希望你喜欢。

梦游掐死了宿友

暑假回到学校宿舍里冷冷清清的,只有小梅一个人在宿舍。小梅看起来脸色非常的苍白,于是我问小梅怎么了,是不是身体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小梅笑笑说:身体没有什么不舒服,只是被同宿舍的阿妹吓到了,所以晚上没有睡好才会这样。于是我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梅说在我回去过暑假的时候,同宿舍的人发现阿妹居然有梦游的习惯。

那天自己睡的很死,突然感觉好像有人在床边,于是睁开眼一看,居然发现了身穿白衣的阿妹。当场吓的说不出话来定下心来发现是阿妹,就联想到阿妹大概是有梦游症。

于是跑到对面床铺的小萱床上,摇醒了小萱,两个人一起相拥着,看着阿妹身穿着白衣在宿舍里走来走去,一直到半夜阿妹才停下上床睡觉。于是我们才敢放下紧绷的心情去睡觉。

第二天我们说起的时候,阿妹果然一头雾水对于晚上发生的事情全然不知。但是之后阿妹的梦游症越发频繁起来,每次都会把大家吓的半死。

还有一次是最可怕的到现在都让我害怕,那就是我半夜睡不着睁开眼睛,看到阿妹又身穿白衣坐在我床头,我以为阿妹又要抚摸我的头发。于是也没有出声,但是阿妹的手突然伸向我的脖子。

小梅把丝巾拿下,说阿妹的力气很大,到现在脖子上还可以看到明显的伤痕。

我仔细看了小梅的伤痕,确实都已经红的发紫了。于是我问:是不是最后宿舍的人都被惊醒了,所以把阿妹拉开了。

小梅摇摇头:不是的,她们睡的非常沉,一点也没有感觉到事情的发生。

我追着问:那么是阿妹自己放弃了吗?

小梅依然还是摇头,我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出声了……

此时小梅的脸开始变成紫色,眼睛开始凸起并且舌头也伸到外面,对我说:我当时就被阿妹勒成这个样子。

当我飞奔出宿舍外的时候,才从同宿舍的人员的口中得知,原来小梅在阿妹梦游时被她掐死了。

笔仙之“校园游戏”

前些年,一种名为笔仙的灵异恐怖游戏在大学校园中传开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游戏似乎没有当初那么火爆了,但是就在近些日子伴随着舍友的失恋,这游戏有出现在了我们的视野中。

舍友小雅的男朋友向小雅提出了分手,凭心而论小雅的男朋友我们并不看好,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们只是单方面的安慰小雅。

但是小雅不这么认为,她固执地认为自己的男朋友离开自己的原因绝对没有那么简单,于是找同宿舍的舍友小艾,来完了这个名叫笔仙的游戏。

游戏很遗憾的失败了,原因是因为小艾在游戏中,因为惧怕笔仙松了手,玩过笔仙的人都知道这可是游戏中最危险的,恶梦开始了。

晚上所有人都在睡觉,只有神经有些衰弱的我和满脑愁容的小雅没有睡,小艾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还睡的很香。

喜欢安静的我没有理会小雅,独自在被窝中装睡,这时一阵阴风冲开了门。小雅的张开了眼睛,奇怪的是宿舍中的其他人并没有感受到宿舍么开了。

我悄悄地看了小雅一眼,这一看不要紧,倒是把我吓了一跳。只见一白衣女子,静静地出现在小雅的床上,这名白衣女子和小雅长得一模一样,只见这名女子脸色突然间苍白了,眼睛中开始流出了鲜血嘴唇红得吓人。

只见她对着小雅轻声说道:“我是你的笔仙,你不应该唤醒我的,呵呵。”小雅现在完全被吓傻了,说不出一句话。只见小雅的笔仙双手掐住了小雅的脖子……

第二天小雅没有起床,我不敢说什么,中午发现小雅死在了床上,医生说是突发性心脏病。

小艾也大病了一场,大家都不知道这件事的真相,但是很不巧我看见了,奉劝大家千万不要玩笔仙这种恐怖游戏,不要图一时的快乐。

三千青丝女鬼

张强和静雅是大家公认的甜蜜情侣,但是近些日子以来,张强每晚都做着梦,这让他困惑不已。

梦总是一样的,梦中的女子长得很漂亮,每一次都对着张强说:“强哥哥,你看看我的头发好长哦,什么时候到腰了,我嫁给你好不好。”

每一次都不等张强回答这个梦就醒了。

张强把这个梦告诉了静雅,一整吃醋的感觉从静雅的心中油然而生,但是嘴上静雅说道:“或许是你休息不够吧,你平常要好好的休息。”张强点点头。

在一次张强清理宿舍的时候,发现在自己的枕头下面竟然有着不少的头发,这让他惊恐不已,因为这些头发都好长根本就不是他的。

晚上,出人意料的是他又梦到了那个女孩,说着同样的话,张强正想上前问什么梦又醒了。

第二天在他的床上又多了一根头发,这个现象一直持续了半个月。

终于有一天晚上,梦中的女孩不在整理头发,而是身上穿着一身嫁衣说道:“强哥哥,我美么?”

张强点点头,女孩接着说道:“哥哥我嫁给你好不好。”

张强想到静雅猛的,摇了摇头,女孩哭着跑开了。

张强惊醒了,看了看表2点了,这时他惊讶地发现身穿嫁衣的女孩竟然出现在了他的床上,女孩哭着哭着眼中就留出了血,慢慢的女孩的舌头伸出了好长,头也一下耷拉了下来……

女孩幽幽地说道:“强哥,我好苦啊,我是你在老家未见面的未婚妻,你在这找了女朋友。按老家的规矩我终生不能再嫁人,一气之下我就吊死了。下面好冷,哥哥你你陪我好么?”

言罢一头长发缠绕在了张强的脖子上……

第二天张强死了,法医鉴定说是窒息。

半夜的图书馆

同学们相信大家都有一个习惯就是用书来占座位。其实这是一个很不好的习惯,因为半天图书馆是人们学习的地方,但是到了晚上照样有在这里学习的。

记得那是大一的下半年,那是为了期末考试,我下午来到图书馆学习。学了一会,我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为了安静,我选择的图书馆最里面的桌子。

这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图书馆晚上是不开放的,也就是说我被锁在了这里。

这么大一间图书馆安静的只能听见我自己的心跳声,一种恐惧感慢慢的涌上了心头。

大约到了晚上12点左右,图书馆的灯竟然亮了,奇怪的是灯的颜色竟然是绿色的。幽幽的绿色让我的心中慢慢的升起了一丝凉意,图书馆变得不再安静了。

只见在图书馆中多了一些虚幻的人影,他们仿佛没有看到我的存在。

但是我却能真真切切的看见他们,每一个鬼物面色都是那么的狰狞,我慢慢地靠近书架,只见在书架上的书已经完全被换掉了。现在留在书架上的书发着幽幽的绿光,上面的文字我竟然丝毫不认识。

有一些鬼物坐在白天同学们学习的地方,有些同学们把书放在了座位上,这些鬼物翻开那些书本,记录下同学们的名字……

看的我是一阵心惊,幸亏这些鬼物看不到我在他们之中,我小心翼翼的屏住呼吸,蜷缩在图书馆的一个角落中。

硕大的图书馆,直到第一声鸡鸣这些鬼物才消失了。

同学们学习是一件好事,但是一定不要占位,我也不知道那些鬼物为什么记录名字……

晚上千万不得照镜子

半夜十点的时候林岚一个人在教室看书,正当林岚准备离开教室的时候捡到一本书,在林岚捡起来的时候从书里掉出一张纸:晚上千万不得照镜子。

林岚心里一怕急忙将书放下就走,这时教室外面传来走路的声音,林岚吓的连忙离开教室。

林岚长的非常漂亮,而且还有多项才艺,有很多的男生都喜欢林岚,因此导致学校的女生都不喜欢林岚,甚至连一个宿舍的阿娟都不喜欢搭理林岚。

这天晚上,林岚上完自习直接回了宿舍,躺在床上看书之后觉得有点困了,此时的阿娟还在玩电脑,其他的宿舍成员已经都睡着了。林岚打算去洗涮一下马上睡觉,于是就拿着脸盆往厕所走去。

林岚洗刷的时候看到厕所间有一个同学在,此刻正站在洗脸槽前一边照着镜子一边梳着头发。卫生间的灯光很暗,林岚无法看清对方的脸孔。

当林岚洗涮完毕的时候,抬头一看,刚刚对着镜子梳头的女生来到自己的身边。此刻正披散着头发,手里拿着梳子,递给林岚:要不要梳头借你梳子。

那湿哒哒的头发不时的滴落水滴,掉落在地上是鲜红的一片。林岚吓了一跳连忙奔回宿舍,林岚想到刚刚看到的女孩再联想起书中的话,害怕的一个晚上都无法入睡。

第二天无意间听到同学说,之前有一个女生就是在厕所自杀的,而据说这位同学生前最喜欢的便是梳头。

林岚想起自己晚上看到的女孩不由得十分害怕,但是同学们发现林岚突然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每天晚上都喜欢在子时起来照镜子梳头。

同学们你们敢在晚上如此做吗?

停电了

夏日炎炎,燥热难耐,不料女生宿舍却停电了!不单是女生宿舍,连男生宿舍,教学楼,都停了,四处黑乎乎一片。

今天是周末,林琳本来跟舍友约好一起去短期旅游的,偏偏那么倒霉,脚踝被崴了一下,虽然不严重,但旅游却是泡汤了。这晚只好独自呆在宿舍。

说到停电,风扇就没法用了,好在她们宿舍位置不错,在最边上,打开门很通风,也就不那么闷热。所以,她把门全打开了,还挡了张凳子,防止门被吹得关上。

10点多,林琳就上床睡觉了。不知睡了多久,她被一泡尿憋醒,起身摸黑去上厕所。看看手机,午夜1点多,再看看外面走廊,已经有光亮了。真好,终于来电了!林琳心里一阵高兴。

上完厕所,她借着外面的微弱灯光,关上了宿舍门,把电风扇打开了。然后爬上床继续睡美觉。

隐隐约约,她似乎听到什么东西被绞进了风扇,转动的风扇叶子把那东西打得“咯吱咯吱”响,还有“啊~呀~”女人的声音。

平时没事就爱看恐怖片的林琳,听到这样的声音,顿时心里发毛,但又不敢起身去看,像骆驼一样,一头扎进了枕头里。

正在这时,有人敲门,似乎还很急。“都这么晚了,还会有谁来呢?”林琳下床去开门。

门被打开的一刹那,她被吓得目瞪口呆:只见门外站着一个人影,穿着淡花睡衣。林琳认得这睡衣,正是住隔壁的好友,丽丽的。这人影正是丽丽,但却没有了头!

遇到这么恐怖的事,林琳简直忘了喊救命,一下就瘫了下去。谁知没了头的丽丽,好像没事一样径直走进了宿舍,走到风扇前一把关掉了。

这时丽丽转身对她说:“真不好意思啊,林琳,那么晚了还吵到你睡觉。晚上不是停电了吗,我正好洗完头发,还没来得及吹干呢!看你这边通风,我就把头挂在风扇边了,想快点吹干它。

后来来电了,刚才你一开风扇,就把我的头发都绞进去了。”林琳还没回过神来,丽丽又说:“林琳,来帮我拿着头,头发绞得太紧了。”

外面微弱昏暗的灯光,照在丽丽头上,林琳看到,那头正对着自己,脸上带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