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温情作文

作文 时间:2015-12-28 我要投稿
【www.pincai.com - 作文】

范文一

随着年末的来临,冬姑娘也踏着轻盈的脚步,来到了我们每个人的身边。天空飘起了一点儿小雪,我也产生了一个奇怪的念头,拿起相机,去寻找这寒冷冬月里的温情。

我漫步在银装素裹的街头,一种莫名的凄凉漫上心头。呵,那枯黄的枝头,阴霾覆盖的天空,到哪儿去寻找所谓的温情?我不禁有些灰心意冷,有如那枝头上的白雪,茫茫无尽头。

蓦然回首,一位小弟弟出现在了我的眼前,他手里握着一个热水袋,用暖阳般温暖的声音,对身边更加年幼的妹妹说:“给你,握着吧,别冻着了,要注意保护身体才是啊。”那位小妹妹也微笑着:“谢谢你,哥哥,你真好!”我不禁为这么暖人的场景动容,连忙拿起了相机,“咔嚓”一声记录了下来。小弟弟发现了我,对我微笑着,我觉得,这才是对我在这冬日里的努力的最大慰藉。这让我认为,我之前的努力寻找有了回报。

我站在那儿,手里拿着相机,目送着他们的离去。他们的背影中,我读到了亲情的可贵,我读到了丝丝暖意,让我在这寒冷的冬天不再寒冷。

雪总有化的时候,迎来的是万物复苏;冬天总有过去的时候,迎来的是温暖的春天。而这丝丝温情常驻,常驻于每个有情人的心中!

让我们拉起手,一起带着相机,踏上寻找这温情的路途。

范文二

寒风刺骨,像针一样穿透灵魂,这鬼天气,路上行人依稀可见,我漫步在宽阔的街头,一种莫名的凄凉拥上心头。呵,那光秃秃的枝头,阴霾覆盖的天空,吹起落叶的狂风,遍布地上的枯草,我不禁摇摇头,叹了口气。

蓦然回首,一个小弟弟出现在我的眼前,他手里握着一个热水袋,用暖阳般的声音,对身边更加年幼的小妹妹说:“给你,握着吧!别冻着了。”那位小妹妹也微笑着:“谢谢你!哥哥,你不冷吗?”哥哥依旧微笑着:“哥哥不冷,你握着吧!”说着,哥哥把热水袋递给他旁边更加年幼的妹妹,“哥哥,你真好!”妹妹“咯咯”的笑着,我不禁为这暖人的场景所动容,一阵幸福之感油然而上。小弟弟发现了我,对我微笑着,我觉得,这才是我在冬日里凄凉中最大的慰藉。

我在在那儿,目送着他们离去。他们的背影中,我读到了亲情的可贵,我读到了丝丝暖意,让我在这寒冷的冬天不再寒冷。

雪总有化的时候,迎来的是万物复苏,冬天总有过去的时候,迎来的是温暖的春天。而这丝丝温情常驻,常驻于每个有情人的心中!

让我们拉起手,踏上寻找这温情的路途。

范文三

快春节了,我和爸爸到淀上游玩,看着道旁被雪笑弯了枝头的大树,看着天上漂浮着的白云,看着小孩子堆的大雪人,我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愉快。

瞧,白洋淀到了,我们抬头一望,呀!好多人在滑冰呀!“耶!太好喽,我们赶紧下去滑冰吧,爸爸!”“好啊!下去吧!”我赶忙下去,踩到“淀冰”上,刚站稳,我脚下一滑,差点滑倒。我赶紧拉住爸爸的胳膊,不敢独自在冰上玩耍。可我看见那么多人都在滑,就鼓起勇气,拉着爸爸的手,迈开步子,在“淀冰”上滑来滑去,一会儿滑到这儿看看,一会儿滑那儿看看,一会儿迈着步子悠闲的在冰上散步,滑冰床的人从我们面前飞驰而过,我们吓了一大跳,又好几次我都差点滑倒,不过,我还是快乐的。

我和爸爸在冰上滑着,爸爸说:“咱们来玩人力冰床,怎么样啊?”我着急的说:“怎么玩儿的?你快说吧!”“你先蹲下。”我刚蹲下,爸爸就拉着我的手,唔!把我拖了起来。我在冰上滑着,却不用自己用力,那感觉真是太好了。轮到我拉爸爸了,不管我怎么使劲,都拉不动,就开玩笑说:“爸爸,你怎么比山还沉那!”“那你再拉一次看看?”“哼,拉就拉,谁怕谁!”我这回没用多少力气就把爸爸拉动了,我并没有高兴,而是看出有点儿不对劲了,忽然,我看见了爸爸的脚还在一个劲儿的蹭,有了爸爸的力气,我就可以拉动了。“你耍赖!”“好好好,这次不耍赖了!”我密切注视着爸爸的一举一动,确认他的确不耍赖了才肯拉。这次我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果然拉动了爸爸,我骄傲的说:“我的力气这么大啊!”

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我终于能在冰上独自行走和玩耍了。“我们该走了!”“噢!”我答应着,恋恋不舍的回头望着,心里想:真想再玩一会儿呀!

今天,我体会了滑冰的乐趣,我今天过得既快乐又充实,回来的路上,我仿佛在云中,在梦里。

范文四

人生四季,岁月如歌。歌曲总能饱含着我的内心,我的一份感动、一份热情、一份忧伤总在旋律中尽情演奏。丰富多彩的生活,悦耳动听的乐曲,一段段,一句句,一声声,都演绎着岁月美妙的强音。我就来为大家奉上一首最美妙的歌曲吧!

这歌曲在冬日初中的校园上空飘扬……

20XX转眼已经到来,北京奥运会也离我们越来越近了。同学们共同策划并一致赞成开展美“话”校园活动——擦拭校园中的电话亭。在班主任和同学们的支持下,我光荣地成为此次活动的主席。在午休时间,我会带领同学们主动擦拭校园中的每一个电话亭。

记得有一次,正值期中考试复习阶段,天气格外的冷。早晨,老师还在教室里问着同学们,今天中午还要不要擦电话亭,因为天气实在是太冷了。可是同学们还是异口同声地说:“擦!”

可到了中午,一出教学楼,寒冷的北风就吹到了同学们那拿着浸满凉水的抹布的手上,手像冻僵了一样。虽然只是初冬,可是却异常的寒冷。马上就要期中考试了,谁不愿意在温暖的教室里复习,可是谁也没有怨言。每一位同学比以往还要认真的擦着电话亭。

瞧!任鹏飞同学正细心的擦着电话台,又生怕擦不干净,上面总是有同学打完电话后留下的垃圾;别看齐玥平时文文静静的,在劳动中却是那么积极,蹦跳着擦电话棚的没人擦过的灰尘,她真是一个可爱的同学;王元婧平日里总是有点小马虎,可是她擦得却是那么认真,为了使电话按键更灵活好用,只见他把湿纸巾搓成一绺,仔细地擦着按键的四周……

风还在刮着,可是在电话亭旁,还有一位位可爱的同学在奉献着,还有一颗颗“绿色”的心在燃烧着,一刻也没有停息。每一位在电话亭中打电话和经过电话亭的同学,都会向我们微笑着点点头,在那一时刻,我们心里就像抹了蜜一样的甜。虽然天气还是依然寒冷,可是我们心中却是无比温暖。我们的付出得到了回报,我们的行动得到了认可。同学们给了我太多太多的感动。

冬日里的温情的歌,是那么感人,是那么让人回味无穷……

范文五

一场大雪刚过,天气预报说今天最低气温零下18度,看了一眼阳光明媚的窗外,心想,几天没出门冰箱快被清空了,今天必须得去趟超市,说不定外面没有想象的那么冷呢?呵呵,主意拿定,拿起笤帚扫了刚才梳头掉落的头发,抓起拖把擦干洗漱时溅了一地的湿滑,穿起外套拿起包包······

哇塞!室外冰天雪地寒风刺骨,迎面的寒风象用小刀刮脸,惨了,围巾太薄还没带口罩。脚步小心翼翼的徘徊在结了冰的路面上,回头看了一眼家里的窗户,要不明天再去超市?今天实在是太冷了!

正犹豫着,邻居燕子把车停到了我面前,燕子说逛超市不着急先跟我去上庄吧,去看我姐,(怕她一时回不来中午还得在她姐吃顿饭)我含糊的说还是不去了吧,燕子说一会儿就回来,你不知道我姐可可怜呢,精神有毛病,我父母前几年都相继去世了,就这么个疯姐一直让我放心不下。

燕子是个成功的买卖人,夫妻二人经营着包括主店在内的三家品牌服装店铺,平时见面我们只是礼貌性的打个招呼,近来我们经常去同一家舞场跳舞,又是同样的年纪有很多共同的话题,自然就成了朋友。

我们涞源是个全山区县,随处可见群山起伏,沟壑纵横,方圆2448平方公里的面积所辖了17个乡镇,285个行政村。车子朝着上庄的方向缓缓行驶,县城生活了近20年的我还是第一次经过这条路,村村通工程使通往所有乡村的路面光滑平整,路面上几乎没留下什么积雪。

我俩一直在聊天,我的眼睛不时的瞄向车窗外。车子缓缓的转弯驶进一个叫‘南阳峪’的村庄,我的脑海里开始勾勒燕子姐姐的样子,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哭闹,癫笑,所有我见过的疯女子的形象我都过了一遍。

车子停在一家农户门前,我们分别拿了燕子买给姐姐家的猪肉,食用油,疏菜,各种调料,水果和几件过冬的旧衣服,绕过农户门前右转,一片石砌的缓坡,‘姐’我关顾着在意脚下了,听到燕子这声亲切甜蜜的呼声猛的抬头,一个穿着碎花棉袄体态玲珑面容较好皮肤白皙的年轻妇女站在我们面前,我恍惚,紧跟着也甜甜的下意识的叫了一声‘姐’。堆积的玉米秸秆,晾晒着的南瓜干,黄澄澄的玉米架···此时情景一种熟悉亲切的感觉传来,像我小时候的家。

室内的杂乱不堪,才让人想起女主人原本是个神经错乱的人,坑坑洼洼的黄土地面,黑灰的墙壁,房顶上方熏黑的木质结构一览无遗,里外屋的隔墙旁磊着灶台,一口留有剩饭的大铁锅,地下横七竖八的堆着柴火。我们把东西放到里屋的炕上,再看女主人早已脱鞋上炕端坐在了火盆旁,正扒开浮灰想让火盆充分方发挥作用,温暖远道来的亲人。一整套动作轻盈,娴熟,神情让人分不清是喜悦还是慌忙。

燕子从兜里掏出400元钱塞到姐姐的手里嘱咐说:“想吃什么去集市上买”。姐姐一边装钱一边喜悦的重复说着‘在这吃饭啊,在这吃饭。在这吃饭’。边说边撩起外套把钱装进贴身的衣兜。

燕子回头跟我说:“别看她这样可待见钱呢,我最多隔两个月来一次每次除了买生活必需品外都得另外给她撂下点钱,她从来不客气,会花着呢,前几年我们两口子刚创业生活也困难,姐夫在外面打工,整年整年的不着家,我姐一个人在家疯疯癫癫的,冬天不知道冷,夏天不知道热,那时候才是最可怜的,现在我们生活条件好了,我就跟我姐夫说不让他在外面打工挣钱了,种上几亩地的玉米换点大米白面,其他家里的一切开销我全包了,只是这样以来我姐夫也越来越懒了,你看这日子过的,大冬天的窗户上还透着大窟窿”。

回来的路上我好奇的问:“你姐有孩子没?”燕子说:“有个闺女今年上六年级,孩子的姑姑带着呢,我姐带不了孩子,她结婚第二年生了个大胖小子,那眉眼那神情说不上来怎么就那么俊,亲戚朋友跟他们村的人就没一个看了不夸不抱的,我姐却整天嚷嚷她生了只蛤蟆,总也不见长大,今天给他拽拽胳膊明天给拉拉腿,在孩子八个月大的时候一脚从炕上把他踹到地下摔死了。现在的女儿也不敢回家,我姐见了她就一顿狠打”。

“她这病是天生的吗”我又问,燕子说:“哪啊,我姐从小就比我聪明漂亮,学习也好,十八岁那年去县一中参加考试,姐姐是走路去的,头一天到了县城,住不起旅馆晚上就睡在街上,早上一醒发现家里让她顺便买的一块塑料布让人偷了。那时家里条件不好,她害怕回家挨打骂,也不知道我姐当时怎么的着急上火了呢,反正结果是在考场上给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回来后又连续睡了三天三夜,醒后就哭闹着硬是跟我爸妈要她的入学通知书,一直要,一直要······慢慢就成了现在的样子。”

我叹息道:“你姐可能是太在乎这次考试了,没准就是她考试之前所受的压力摧毁了她这一生。”“是啊,我姐从小就性格孤僻,自尊心强,哪怕她性情稍微随和一点也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还有就是那时家里实在是太穷了,害怕丢了东西后的那场打骂,吓的。”燕子无奈的说。

一路上燕子都在诉说姐姐的不幸,说明年就把姐姐家的孩子接来县城上初中,尽快抽时间带姐姐去北京最权威的医院看病,她做梦都想让姐姐快点好起来,让姐明明白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她所做的一切,我一直在劝慰说你姐有你才是万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