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诗歌散文

中秋节 时间:2015-09-15 我要投稿
【www.pincai.com - 中秋节】

中秋诗歌散文:中秋

“来电话啦!来电话啦!”

那个嗲声嗲气的电话彩铃,把睡在上铺的李娟吵醒了。李娟是川渝麻辣--蓉城知名火锅店的领班,昨天是农历十月十四,中秋节的前一天,店里的生意简直爆棚,翻了三次台还不断有新客!李娟躺下已是后半夜两点。

李娟一看来电显示,马上就不迷了——是老汉儿(成都土话,即爹爹)打来的:

“中午有没得空?工地发的月饼,给你。”

“有,有!月饼不要带,你留下吃。你来吃饭,还是上次那家,莫要骑车,坐518路,在工农院转46路,你有公交卡,莫要太省了。过节了,喝些酒,你再骑车回去我不放心,晓得不。”

李娟想起早就计划给老汉儿买的那些东西,使劲地伸了个懒腰,就下床了。

春熙路离宿舍不远,但李娟并不去那里。春熙路的东西当然好,可是贵。李娟去的是附近的一条小巷子,巷子两侧都是小店铺,东西实用、便宜。

李娟要买的是毯子和护膝。天要凉了,老汉儿的被子太薄了;老汉儿老说腿疼,李娟觉得是老汉儿的护膝太“撇”(成都土话,差的意思),老汉儿骑摩托十来年了,这回一定买一个厚的、结实的护膝。

李娟差不多把卖毯子、护膝的铺子都逛了一遍,反复挑选、侃价,等买完了东西,已是十一点半了。李娟直接去了那家小馆,老汉儿已经坐在那里了。

老汉儿头发又白了些,脸又黑了些,皱纹又深了些,老汉儿其实还不到五十周岁呢!李娟和老汉儿拉拉手,老汉儿笑呢,和老汉儿又有三个月不见了。

“乖女儿,白了,胖了!别怕胖!多吃,吃好!”

“你的胳膊怎么啦?”李娟觉得老汉儿的腕子有些不对劲,拉开袖子一看,一条两寸来长的疤痕,紫色的,十几个缝针的痕迹,像一个丑陋的蜈蚣,趴在老汉儿的腕上。

“不妨事,好了,不小心电锯碰到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李娟拉着老汉儿的腕子,仔细看着。

“长好了,没碰到骨头。”老汉儿从李娟手中收回胳膊,弯回、伸开,再弯回、伸开,连着做了几个动作。

“上次那个肥肠、腰花,又巴适(成都土话,便宜的意思),又好吃,你莫要忘记点!”老汉儿故意用有点撒娇的口气和李娟说着话。

李娟要了肥肠、腰花,还要了辣子鸡、盐煎肉、半斤梅子酒。酒、菜上齐了,爷俩碰了杯——李娟不喝酒,也没舍得要饮料,她杯子里是白开水。

爷俩有着说不完话:小美表姐的婚事定下了,是村东头老万家的幺儿;老姑奶奶的病怕挺不过明年春节了;李娟说现在工作的这家饭店老板不错,中秋节前还发了红包;老汉儿说今年跟着的老板信誉好,到年底肯定不会赖账;最高兴的是弟弟的成绩,弟弟上高三了,在镇中学,很争气,爷俩说到弟弟,都高兴得不得了。

“不晓得那个人和哪个一起过节!”

本来高高兴兴的,不知怎地,老汉儿冒出这么一句。半天,爷俩谁都不吭声了。

老汉儿说的那个人,是李娟的妈妈。李娟十岁那年,妈妈和别人跑了,再没回来。

半斤酒喝没了,李娟叫过服务员,要再加三两梅子酒,老汉儿死活拦住,李娟不由得高了声:“一两就两元,今天又过节!”索性添了半斤——梅子酒度数低,老汉儿酒量又大的很!爷俩吃着、聊着,可气氛怎么也不像先前那么热烈了!

拉拉杂杂的,又说了一会儿,就快两点了。

老汉儿说到李娟的宿舍看看,不远,就去了。一个老旧的小区,六十年代的工人新村。一楼,楼道黑洞洞的。李娟牵着老汉儿,摸索着进了屋。宿舍正好没人,老汉儿环顾着逼仄的小屋,六张床--三个上下铺,就一点空间都没得了。

“我的,”李娟指了指靠里的那张上铺。老汉儿走过去,伸手摸了摸被子、褥子。

“这上铺怎么没得梯子?”

“不晓得你女儿身轻如燕吗?”李娟故作轻松地双手撑着床沿,一下子就上去了——天知道,这些日子李娟的腿被磕青了多少次!

老汉儿默默地注视着李娟床上叠的整整齐齐的铺盖,那被子还是李娟妈的嫁妆呢。褥子也太薄了!

“我走了,你莫送!”

等李娟下床追上老汉儿,老汉儿已走到街上。李娟把买好的东西塞给老汉儿,老汉儿只收下护膝,毯子却说啥子也不要。爷俩争竞了半天,李娟急了,直着眼冲老汉儿吼,惹得路人都往这边看。老汉儿闷闷地收下。

李娟送老汉儿到车站,一路上默默的。

车来了,车开了,开远了,看不见车的影子了。李娟慢慢地往回走。眼泪悄悄地流下来,李娟就流着眼泪,慢慢地往回走。

晚上的夜班那叫一个长啊,谁叫是中秋节呢!最后一桌客人,吃呀,喝呀,说呀,笑呀,眼看着起来要结账了,谁知道又坐下说说说的,又半个钟头!下班后李娟连洗漱的力气都没得了,上床时又把腿重重地磕了一下,这次磕的比哪次都重,明天再看吧,不晓得要青多大一块呢。

李娟揉着腿,默默地计算着:节前发的红包,买东西和中午吃饭都花了,过节嘛!好在这个月还有加班费,加上薪水,手里应该有八千元了,够给老汉儿买一辆新摩托车了,李娟已经到车行看了五次了。老汉儿的那辆摩托太旧了,李娟想起来就担心!

那件小衫儿还买不买呢?前天和店里的姐妹们上街,一件窄身的小衫,天蓝色,小碎花,姐妹们谁穿着都不好,不是显得胸小,就是衬着腰粗,唯有李娟一穿,哎呀,姐妹们说,和范冰冰有一拼呢!只是都没带钱,不然当时就买了。说好了过完节一起陪李娟去买,价钱都侃好了,老板答应留呢。

编个啥子理由不买呢?李娟盘算着,盘算着,就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