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中的荷马》教学总结

时间:2019-12-24 08:06:47 总结范文 我要投稿

《戏剧中的荷马》教学总结

  索福克勒斯是雅典奴隶主民主制全盛时期的悲剧作家。他出身商人家庭,在政治上是温和民主派。他一生据说创作过130部悲剧(一说123部),但流传至今的只有七部,其中《俄狄浦斯王》和《安提戈涅》最负盛名。

《戏剧中的荷马》教学总结

  《俄狄浦斯王》被亚里斯多德誉为希腊悲剧的典范,剧中的悲剧冲突、悲剧性格和悲剧效果代表了希腊悲剧的特点。剧本一开始就摆出严重事件,强烈地烘托出悲剧气氛,并且在加强这种气氛的同时把剧情逐渐推向高潮,情节发展合理,每一件事都是前一件事的必然结果。情节虽然复杂,但条理清楚,表现简练紧凑,剧中每一个戏剧动作,都恰到好处地发挥了最大的效果。剧作家以高度的概括力把戏剧冲突浓缩在俄狄浦斯王追寻杀死老王的凶案一事上,而故事的绝大部分都摆在剧情以外,由剧中人转述出来。戏剧中的许多“悬念”,只通过克瑞翁带来预言,先知忒瑞西阿斯被迫说出凶手名字,王后伊俄卡斯忒劝说国王时泄露老王被杀地点,科任托斯使者说明国王非科任托斯王后亲生,和老王仆人证明他曾把婴儿俄狄浦斯交与科任托斯牧羊人,都解释得一清二楚。悲剧的地点、时间、人物和情节的处理都非常简炼。再加上索福克勒斯善于利用其语言能引起联想的特点,造成一种为观众所理解但剧中人物不理解的戏剧情境,俄狄浦斯所处的不自知状态,增加了他的悲剧性。在残酷恐怖的命运面前,俄狄浦斯的英雄行为非常壮烈,激起了观众的怜悯和恐惧。

  索福克勒斯在《俄狄浦斯王》中虽然没有完全摆脱命运观念的影响,但在这个问题上已经有新的突破;他的英雄人物不再是消极地接受命运的支配,而是积极地向它进行斗争,命运之神的合理性、正直性开始打上了问号,不再像埃斯库罗斯悲剧中所表现的那样“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把命运之神看作是公正的道德裁判者。俄狄浦斯王是一个精明诚恳、主持正义的理想君主。他为人民消除瘟疫,为城邦兴盛尽心尽职。由于父辈的罪过,神把悲剧的命运安排到他的.头上。命中注定他要杀父娶母,并且在他身上无意之中已经应验。他的扶危济世之心决定了他追究杀害先王凶手的义举,而真相大白则把他推向了灭顶的深渊。他的行为越是崇高,结局越是悲惨。

  个人的坚强意志和英雄行为与命运的冲突以及英雄在与命运的斗争中不可避免的毁灭,这一命运观反映了古希腊人将尚不理解的社会发展趋势和个人的遭遇归因于命运的捉弄,并以此来解释人与环境,人与人的冲突。《俄狄浦斯王》的故事虽然取材于古老的传说,但反映了当时的社会情绪。俄狄浦斯是一个堂堂正正的英雄,他正视现实,绝不苟且,刚毅果断,勇于承担责任。这也是一个理想的民主派领袖的形象。他体贴民众,忠诚公道,不贪图一己私利。这样杰出的领袖,高尚的英雄,下场竟如此悲惨,贴切地表现了英雄意志逃不脱命运桎梏的痛苦惶感,也充分流露出当时民主派对矛盾百出、江河日下的城邦社会无可奈何的沉痛、悲愤的心情。非常明显,此悲剧主要不在于写悲,而在于表现崇高的英雄主义思想。俄狄浦斯明知命运的险恶,却以顽强的意志向命运挑战,显示了道义的力量。这个剧本的悲剧性冲突存在于坚强与正直的英雄俄狄浦斯与不可抗拒的命运之中,在作者看来,命运无疑是由神灵注定而无法摆脱的,但俄狄浦斯遵循高尚的道德原则,力图反抗命运的顽强意志,以及忧国忧民的美好品质,都值得肯定和歌颂,而命运却注定这样一个优秀人物要成为罪人,这正说明了命运之神是非正义的。这种对神和命运正义性的怀疑,以及对个人独立自主精神的肯定,正反映了雅典奴隶主民主制兴盛时期民主派思想意识的高潮。与此同时,人在命运面前所表现出来的无能为力,也透露了作家对已萌发社会矛盾的雅典现实的一种感受。

  在戏剧结构上,诗人采用回顾式结构,使整个剧情多样化,矛盾冲突更为集中紧凑,结构更为复杂、严密、完整。他讲究情节的统一,注重戏剧内在联系,书记剧本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

  索福克勒斯在剧中注重写人,不注重写神;注意刻画人物性格,不注重大段抒发人物感情。使人物性格成为剧情发展的基本动力。他善于用三言两语勾勒出个性鲜明、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并且经常采用对照手法,用性格相反的人物衬托主人公的性格,使人物性格更为鲜明夺目。

  索福克勒斯在剧中还突破抒情诗式的悲剧形式,减少合唱队的作用,首先采用第三个演员,增加了剧中人物,增加了戏剧动作,对话占据主要地位。

  《俄狄浦斯王》的风格朴质、简洁、自然、有力。对话明快紧凑。合唱歌词优美,有些合唱歌词被誉为古代抒情诗的典范。

【《戏剧中的荷马》教学总结】相关文章:

1.英语戏剧社2017工作总结范文

2.荷马史诗读后感

3.荷马史诗读书笔记摘抄

4.荷马史诗读后感2篇

5.戏剧影视美术设计专业简历

6.关于《生活中的比》教学反思

7.史上最戏剧的辞职信

8.面试中的总结

9.戏剧影视美术设计就业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