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辈子的情人节剧本

情人节 时间:2018-04-18 我要投稿
【www.pincai.com - 情人节】

  人物介绍:

  林——外企白领,30岁左右的单身男子。(有独白)

  小芊——20岁左右的女孩。

  序曲:

  (大片的玫瑰园,阳光灿烂。大朵的红玫瑰在风中摇曳。)

  白:在这个城市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爱情,过着不同的情人节。那一年的情人节很特别,回想起来,更像是一个令人眩晕的梦魇。那个叫小芊的女孩说过的话一直在我耳边萦绕,像要把我的魂吸走一样。我还记得她那双清澈而苍白的眼睛。

  (镜头变为黑色)

  小芊:林,这朵玫瑰不代表爱情,对吗?

  林:……不,我爱你。

  (music 郑钧的《流星》。俯视夜晚繁华的城市。高楼林立,霓红闪烁。高速公路上的汽车飞驶着,模糊不清。出现剧名“下辈子的情人节”,音乐渐停。)

  (办公室里,忙碌的景象。pan。至林。cut。林30岁左右,蓝色西装衬衫,暗红领带。他理着平头,整洁清爽。五官虽是分明,漂亮,但神情收敛。看得出是一位商界优秀人才。他的眉宇间锁着疲倦,眼角透出麻木和厌倦。林对着电脑飞快打字,有时接接电话,在文件上写些什么。动作熟练地工作。)

  白:我是一个普通的白领,在这家外企工作。和这个城市许许多多的上班族一样,我的生活在熙攘喧嚣的人群中重复着,漫长而没有希望。大四的时候我疯狂地想逃离这里,去越南,马尔代夫,或北极。累了就停下来,没钱了就去打工。后来有人告诉我,我应该安定,应该有份稳定的工作和一个温暖的家。

  (林的手机响。接听。)

  林:hello!哦,宝贝,我正忙着呢。呃……我可能会比较晚。你别等我了。……ok,你去吧,玩得开心点。好,拜拜。

  (放下手机,继续工作。)

  白:这个人是我的女朋友——幸子。幸子和我是在大学里认识的。是她让我放弃了出走的计划,定下心来在这家公司里工作。我和她一起度过了将近十个情人节。而我们的爱情也从丰盛的满汉全席变成了压缩饼干,方便但没有味道,难以消化。今天是第十个情人节,我突然对压缩饼干产生了厌倦。今天晚上,我宁愿饿肚子。

  (fade out,全白。夜色中,一条繁华的大街,两边有时装店,精品屋,咖啡店。情人们

  手拉手在街上走,有的低语,有的逛商店,有的接吻。几个卖花的小女孩在马路边招揽生意。)

  白:我就这样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在成双成对的人潮中,我像是一个另类。我开始觉得有点饿了。

  (停在一家叫“影子”的咖啡屋前,玻璃窗上贴着广告:

  熟悉的节日 陌生的情人

  单身的你在这样一个浪漫的夜晚是否感到无比寂寞和孤独?也许,你需要一个陌生情人的陪伴。进来吧,他(她)正在等着你。

  林走了进去。里面灯光昏暗,王菲的《只爱陌生人》在耳边飘荡。服务生带他走到一个座位。他点了一杯blue mountain ,坐在用藤条编成的秋千形状的座位里。几个男女单独坐着,有男人端着杯子坐到女人对面。几对男女低声交谈,很快像达成交易般迅速离去。一两个女人正像林这边看。林收回目光,有些厌恶地撇撇嘴。咖啡端上来,林慢慢品尝。身后传来一个妩媚但不失清脆的声音。)

  小芊:先生,一个人吗?(一只手轻搭上林左边的肩膀,手指纤长,很瘦。林回过头,光线昏暗,看不清女人的模样。隐约可以看见她穿米黄色麻料套装制服裙,上班族打扮。林没有表情。女人抽回手,坐在林的对面。)不介意我坐这里吧?

  林:(不动声色)哪里,这是我的荣幸。

  (服务生过来,小芊点了一杯卡布其诺。然后她有些世故,有些引诱地看着林,极力表现出成熟、妩媚和高傲,但仍然掩饰不了涉世未深的清纯本质。)

  小芊:我叫小芊,(伸出右手)你呢?

  林:(伸手握了一下)林。

  小芊:哦,是“唯见林花落”的林。你是个白领,而且是个不快乐的白领。(认真地)

  林:(轻蔑地)哦?那你呢?

  小芊:我?(笑)我是个陪不快乐的白领度过一个快乐的情人节的,(不自然地)白领。

  林:(突然有了兴趣,身体略向前探)你知道什么是快乐吗?

  小芊:当然知道。快乐就是理想、希望,就是对生活的追求和热情……(服务生端上卡布其诺,小芊谢过服务生)刚才说到?

  林:(提醒)热情。

  小芊:对。这个世界原本是冰冷的,就是因为有了人类,有了人类对生命的追求,才有了火热的温度。(小芊继续说,声音渐小)

  白:这个女孩看起来有点傻,单纯,还算可爱。她说她28岁,在外企上班。打死我也不信。看得出来她还是个孩子。(镜头向卡布其诺zoom in)她就像我对面的那杯卡布其诺,是在咖啡店可以买到的唯一带冰淇淋的饮品,好喝但不专业。

  (两个人在街上到处逛。小芊兴致很高,对精品屋的小熊爱不释手,在时装店里不停地试衣服,鞋子,皮包。最后她换了一套纯白色的朴素的连衣裙出来,把她原本很白的皮肤衬托得更加苍白。只有嘴唇有抹过口红的一点色彩。)

  白:后来,她拉着我逛商店。她像是十年没出过门一样兴奋。我有冲动要把这世界上所有东西都买下来,换取她快乐的笑容。可是她只接受这条裙子。它使她看起来像个苍白的天使。是的,我终于看清楚了她的模样,秀气,不讨厌。和她那似乎永远也使不完的活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她苍白的脸色,带给我转瞬即逝的忧伤。

  (两个人手拉手走在人行道上,小芊对林说着什么,林微笑。林突然停下来。)

  林:我差点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小芊,你在这里等着我,别走开。

  (林转身跑开,小芊欲唤他,又止。她等了很久,不安地看表,有些失落。林在她身后出现,

  手背在身后。)

  林:小姐。

  (小芊吓了一跳,回头,林手中握着一朵鲜红的玫瑰。)

  林:情人节快乐!

  (小芊先是不知所措,继而感动,红着脸接过玫瑰。)

  小芊:林,谢谢你。(接过花的时候站不稳,险些倒下。林忙扶住她。)

  林:(关心地)你没事吧?

  小芊:(勉强笑笑)没事,可能是我太感动了。

  林: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欲走)

  小芊:(拉住林的袖子)别,我还不想回家。

  林:那你想干点什么呢?继续逛商店?

  小芊:呃……(眼睛一亮)我们去看星星。

  林:(一愣)星星?(抬头看看漆黑一片的天空)你说去看星星?

  小芊:(摇着林的手,撒娇地)好嘛好嘛。

  (漆黑的夜空,高楼林立。闪烁的霓虹灯和巨幅的广告牌是这个城市夜景的特色。镜头落在一幢大楼的楼顶,两个人并排坐在角落里,小芊手里握着玫瑰花,头靠在林肩上。)

  小芊:我觉得好幸福好快乐,你呢?

  林:(没有表情)我不知道。(头微偏,笑)不过奇怪得很,和你在一起我觉得自己年轻了十岁。

  小芊:你没有女朋友吗?

  林:……你呢?你没有男朋友吗?

  小芊:你就是我的男朋友啊。林,其实,我不是什么白领,我只有十九岁。

  林:(得意地)我早就看出来了。说,为什么骗我?(假装要呵她的痒)

  小芊:(边笑边躲)别闹了,别闹了。嗳,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林双手抱着膝盖,头靠着身后的墙,眼睛阖着。小芊挽着他的胳膊。)

  小芊:很久以前,有一个小天使偷偷地跑出去玩,不小心被猎人的箭射中,从天上掉了下来。

  他的翅膀受了伤,没有办法飞回天上。一个只有一只手的女孩把他带回家,细心地照顾他。他们相爱了。没过多久天使的伤痊愈了,他向女孩许诺,十年后回来娶她。然后,天使飞走了。一晃十年过去了,天使满心欢喜地回来找女孩,却发现她已经嫁了人,生活虽然贫困但还算美满。天使很无奈,只好在暗中保护着女孩和她的家人,帮助她们度过一个又一个难关。终于有一天,女孩发现了天使。天使跪下来请求女孩和自己走,可女孩放不下自己的家。万分痛苦中的天使砍断了自己的一只翅膀。

  林:(忍不住插嘴)不会吧,那他怎么飞回去?

  小芊:你听我说呀。天使再一次离开了女孩,不过这一次,他回不了天上,只好到处流浪。很多年过去了,女孩也老了,死了。她死了以后,天使找到了她的灵魂。于是他们的身体紧紧地靠在一起,展开了一只手臂和一只翅膀。他们又飞起来了。从此这一对折翼天使相互扶持,相互依靠。他们俩谁也离不开谁,永远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声音越来越小,头低着,像是睡着了。林轻轻推了推她。)

  林:小芊,你困了吗?要不要先睡会儿?

  (小芊把头抬起来,精神了一些。)

  小芊:林,你说,如果我死了,会变成天使吗?

  林:会……啊,不。好好的说这些干什么?

  (小芊收回挽着林的手。她用手抱着膝盖,头埋了下去。)

  小芊:难道你看不出来我是个快死的人吗?

  林:(严肃地)不要开这种玩笑!

  小芊:实话告诉你,我得了白血病,晚期。我听见医生偷偷告诉妈妈,我活不了几天了。十九年来,我做过很多事情,也一直生活得很快乐。只是,我还没谈过恋爱,没过过一个情人节。我很想在有生之年,度过一个有人陪伴的情人节。所以我从医院溜了出来,出来寻找——爱情。(把头抬起来,望着天空)我怕别人嫌我小,就穿了妈妈的衣服,假装成白领。(头侧过来,笑笑)演技很烂,是不是?可是上天对我真好,让我遇见了你。今天晚上,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也许,我只是你众多的逢场作戏的女孩子中不起眼的一个。可我已经很满足了。林,为什么你不快乐呢?(看着林)

  林:(低头,声音有些颤抖)不,这不是真的。(抬头,镇定地)谁说的?我很快乐,真的?

  小芊:(举起那支玫瑰)林,这朵玫瑰不代表爱情,对吗?

  林:(镜头定格在他的嘴唇)不,我爱你。

  (music begun郑钧的《流星》。玫瑰从小芊手中飞起,被风吹起来,飘呀飘呀,落在地上。绿色的青草地上,小芊平躺着,穿着白裙子,手中握着一朵红玫瑰,放在胸前。她的眼紧闭着,嘴角含着微笑。许许多多红色的花瓣不断飘落。镜头向上移,阳光明媚,天空蔚蓝。一片花瓣在镜头里飘,越来越远,直至消失。)

  白:小芊是在我怀里死去的。我记得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也许我们下辈子能成为恋人,再一起度过快乐的情人节。有人寻找爱情,有人逃避爱情。一切就好象一场梦一样,流星一闪而过,在我还没来得及抓住之前就消失了。我不知道自己下辈子会不会变成天使;但我知道,这辈子的情人节,我不能再错过。我要回家……

  (音乐渐停)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