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要买时尚手机散文

时尚/美妆 时间:2017-10-24 我要投稿
【www.pincai.com - 时尚/美妆】

  前几天,手机突然信息提示,有人打进了两千块钱!莫明其妙之时,接到母亲的电话,把我吓了一跳。因为母亲轻易不给我打电话。

  母亲轻易不给我打电话,不是因为没安电话,也不是打电话不方便,而是母亲怕花钱。十五年前,我给她安了一部座机,说好不需她交费,但母亲说:“这个玩意儿是个糟钱的主儿,一个月用不了它几次,就糟俺半个月的生活费。”结果不到一年,她老人家竟私自做主,“卖”给了别人。后来,我送给她一部手机,告诉她不打不花钱,可她高兴了没几天,说她没有啥业务,装着它光摆样子。于是,把手机当作礼物,送给了开超市的邻居。在她七十二岁生日的那天,我又送她一部老年人的专用手机,并且再三嘱咐她,手机不离身,走哪带哪。母亲答应了,问:“缴费去联通、网通还是移动?”原来母亲还挺在行。

  母亲有了手机,这么多年,但她很少给我打电话,用她的话说:“没有啥事,打什么电话?耽误时间不说,还得花钱。”有时,我不放心她,给她打个电话,她也是三言两语,告诉我“俺好着咧!”,嘱咐我“没事别打电话!”我说我打电话不花你的钱!你咋这么舍不得?母亲说:“什么你的俺的,反正都要钱。”有时我给她提抗议,说:打个电话花不了几毛钱儿,不要动不动说上两句就挂机!而她却说:“东扯葫芦西扯瓢的,有啥好说的?”其实,母亲不是没啥说的,而是她太节俭。

  我想,母亲主动打来电话,而且还这么突然,一定有重要的事情,这让我心里有些紧张。接通电话后,传来母亲不拖泥、不带水、干净利索的声音。原来,母亲要我帮她买一款能看电视的手机,并说已经打来了两千块钱,这又把我吓了一跳:平时一分钱都想掰开花的母亲,这回咋这么大方,一下子拿出她三个月的生活费,要买什么能看电视的手机?

  想到这,我的脑子里突然朦胧出“老小孩儿”的念头,以为母亲年过八十,是不是犯了糊涂?于是,我试探着想打消她的这个想法,说:“能看电视的手机可不好用啦!想看电视就不能接电话,接电话就无能看电视,还不如你拿着手机看电视,什么也不耽误。”没想到我的话还没说完,母亲不乐意了,说:“行了,你就别再忽悠俺了!你以为俺不懂啊?这样的手机要是不好用,谁还买啊?”嗬,母亲可一点也不糊涂。

  一看这个办法不行,正想另一个办法,电话那头的母亲似乎生了气,说:“你磨叽什么?行不行?”她又像孩子一般地缀上一句:“你要不给买,就把钱退给俺,俺就不信离了你地球就不转了!”一听这话我连忙答应,并顺便问了一句:“是不是手机不好用了?”母亲说还很好用!那为什么要买能看电视的?母亲不好意思笑了,她说:“俺最近看电视,济南时兴跳什么泉水叮咚舞,俺看难度不大,挺适合俺这年纪的跳,寻思着把那片子下载到手机上,学会了再教给你那样婶子大娘。”哦,原来母亲还很新潮。

  说起母亲的新潮,我是深有体会的。“人民公社”时,以工分而计酬。所以,母亲以“多挣工分”为目标,天天锄地镢土,每年挣的工分比一般的大老爷们都多。她说:“工分挣得了才能吃上白馍馍。”联产承包时,母亲又以多打几颗粮食为目标,精耕细作。她说:“粮食多了不饿肚子。”后来,不知道母亲从哪学得了新名词,说:“无工为富,无商不活。俺不能做工,干个小卖买总可以吧?”于是,她利用农闲,赶个集、上个店,做起了小买卖儿……再后来,母亲对她的姐妹说:“虽然咱们年龄大,但不能坐吃等穿。”于是,村里多出了一帮跳广场舞的婶子大娘。为了这,我每次回老家,都要给她们捎回三双五双的舞鞋。

  如今,母亲要学城里人才跳的泉水叮咚舞,我不敢怠慢。但是,要花两千多块钱,心里又有些不舍,便和她商量:“买个MP4吧,功能和你说的差不多,关键是便宜,二三百块钱就能买到。”母亲听到我说便宜,我似乎感觉到了她的心动,但紧接着又说:“别光图便宜!俺要个图像清晰的。”听得出,母亲还不差钱。

  我说:二三百块钱的MP4图像就很清晰,保证你能看得清。她说:“买这些电子之类的小玩意,俺不懂。你说行就行,就给买个挨什么四吧!”我给母亲说,买好后抽个时间专程送回。没想到母亲笑了,说:“你老外了不是?现在的快递、物流这么方便,花钱又不多,费那事干嘛,你把泉水叮咚舞给俺下载好,快递过来就成!”

  说完,她又问了一句“还有事没”,却不等说话,便丢下一句“俺还忙着”,挂断了电话,让我高兴了半天,也感叹了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