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夜,冥思散文

其他 时间:2017-10-23 我要投稿
【www.pincai.com - 其他】

  盛夏已逝,秋意阑珊,伴着清凉的月光,一种莫名的孤寂和惆怅袭上心头。

  远方的一声问候打破了往昔内心的宁静,这才发觉,我似乎早已忘却了自己身在何处,在苍凉的人生路口找不到回家的方向。不知不觉,点点清泪打湿了我的衣襟,说不出是感慨还是委屈。我伏在书桌上,屋里出奇地安静,只有我颤动的双肩和轻声的啜泣……。

  二叔的一席话触动了内心深处的那根弦。

  没想到在这看似喧闹实属孤寂的网络天地,我与阔别二十多年的二叔再度重逢,童年的欢声笑语变成了泛黄的记忆重新回到我的眼前:童年的我酷爱画画,在那个艰苦的岁月里,我们姊妹多,家境贫寒,断了我求学的路。

  少年时代的我,不管是严寒酷夏,我从不愿早早睡下。为了描绘心中那美丽的梦想,常常熬到深夜,忘记周围的一切。那时候,我多么渴望有个老师给我哪怕给我一丝一毫的指点。那时候父母不懂得画画也能有出路,见我画画就像看见我偷东西一样,百般阻止。可是,大人的不理解却不能打消我求学的念头,常常深夜偷画。后来,经过外人的劝解父母答应我学习一年美术,我如鱼得水一般,在艰苦的条件下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又因为拿不起学费未能如愿。

  我永远忘不了临行前父母的一句话;"妮儿,花钱的学校咱不考,考上也上不起!"我永远也忘不了,那次去济南考试中途我那少的可怜的一点路费被扒手偷跑了,亏得同学的帮助才以进入考场。考试那几天住在旅社里,透过旅社的窗户,我看见对面正在忙碌的建筑队农民工,想到爸爸多少个没日没夜的辛勤劳作挣下一点工钱被我丢掉了,止不住的泪珠子滚滚而下,那一夜我基本上就没合眼。想到艰辛的父母,年幼的弟妹,真恨自己没用……。在济南那些日子里,看到招生简章上写着交学费多的就没有勇气去报考,我知道考上也没用。考试回来,尽管我突破重重关卡,走到了最后一关,上天没有怜悯我对艺术的一片痴情,活生生地把我关在了门外。

  自身求学的失意,父母的的不理解,邻居的嘲讽真是让人终生难忘!我失去了最后一次机会,痛彻心扉的我终于低下了倔强的头。

  事过境迁,物是人非,我把不堪回首的往事埋在心灵的最底层,我要把它彻底埋葬,永远不见阳光。

  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不再提及那些泛黄的记忆……尽管我的生活很快乐,很充实,却没有人能如此走进我没落的内心世界。一声叙旧的言语,在离与聚的瞬间,一腔暖暖的情怀从心底滑过,穿越荒芜的岁月长河,穿透心灵的彼岸,穿越着人性的柔软,我忽然觉得自己似乎麻木了许久,不知道什么是痛苦和悲哀,我拼命唱歌,跳舞,有人说:“丽,很开朗,很阳光。”是啊,开朗和阳光背后怎能不是落寞和孤寂,朗朗天日何时能把我心照亮?二叔,您知道吗?看见了亲人,靠在您暖暖的肩上,适才感觉自己很委屈,很想痛痛快快哭一场……

  尽管这世上很多人爱我,关心我,而我为何如此地孤独和无助?父母是我最亲近的人,他们年老多病,作为儿女给他们送去关怀和温暖是我的职责,我没有理由把烦恼强加于他们。

  也许,繁琐忙碌的生活能冲淡一切,内心少年时代伤痕烙心底,没有人提及。只有我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抚摸它,还在隐隐作痛……。二叔说:“丽,不要怪你的父母,那时家穷,没办法!”我轻轻回了一句:“恩,二叔,我知道……。”“我知道,你是好孩子……。”感情的潮水再一次冲破记忆的闸门,今夜注定是个失眠之夜。

  二叔的句句贴心话儿轻轻敲打着我失落已久的心,像一阵温暖的春风融化了千里冰封的世界,我从未感受到得心灵的默契与共鸣。似乎是清风一缕奏响了天地琴弦,怒放的樱花散落一地,像父亲?像恩师?还是像知音?好像都有点……。我内心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安抚和慰藉。“闺女,不要放弃自己心中所爱,有心中所爱伴随,你心才快乐,快乐地生活才是你应该拥有的!多听听《真心英雄》这首歌,你会懂的许多!”

  也许是血脉相连的亲情触动了我,也许是感叹人生的沧桑与悲凉,已到了凌晨时分,我打开音乐播放器,《真心英雄》至诚浑厚的音律在我耳边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