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禺《雷雨》读书笔记

读书笔记 时间:2017-09-25 我要投稿
【www.pincai.com - 读书笔记】

  《雷雨》是曹禺的第一个艺术生命,也是现代话剧成熟的标志,《雷雨》一发表,就震动了文坛,而此时的曹禺只有二十二岁。以下是小编整理的曹禺《雷雨》读书笔记,欢迎阅读!

  周朴园与侍萍的相遇是偶然也是必然,曹禺用巧妙的构思带给我们一次精神世界的冲击,使我们对爱情和阶级意识有了更透彻的理解。

  周朴园和侍萍三十年后的相遇是《雷雨》第二幕的一场戏,这场戏是《雷雨》最重要的一场戏:从内容上看,《雷雨》的所有内容都是由这一场戏生发扩展出去的;从结构的角度看,第一幕戏是这场戏的交待,而第三幕和第四幕的戏则是这场戏的发展。这场戏的情感冲突是在周朴园和侍萍之间展开的,惊心动魄的“雷雨”也是由这场戏酝酿的,没有这场戏,《雷雨》的戏剧冲突和情节主题变没有办法展开,所以把握了解周朴园与侍萍思想性格的关键在于对他们三十年后相遇情节的理解。因此,他们三十年后相遇情节是《雷雨》只能够最值得研究的一场戏。

  周朴园和侍萍带着近三十年的不同人生经历,带着近三十年的不同人生感受,带着近三十年的不曾变化的阶级观念和不能忘记的爱情记忆,在三十年后相遇。他们之间的对话,表现了各自的阶级观念,《雷雨》三十年后的相遇情节也是由他们的阶级矛盾意识展开的。

  (一)阶级矛盾下周朴园的选择和内心潜藏着的爱

  周朴园和侍萍的再次相遇,是因为侍萍想找她女儿四凤回家而意外地在周朴园的家相见的。为什么说周朴园阶级矛盾下的选择呢?《雷雨》中描述,周朴园保留着侍萍当年屋室原来的样子;周朴园特意把使用过的大柜搬来并一直放在被保留侍萍居室内;周朴园一直把侍萍的照片放在居室的镜台上;周朴园还保留着侍萍当年生产不开窗的习惯。那么周朴园既然把侍萍抛弃了为什么还要留有侍萍的习惯呢?为什么不从侍萍的影子中走出来呢?这一切都源于周朴园在阶级矛盾意识下的选择。

  周朴园与侍萍是真的相爱的,那周朴园为什么抛弃视屏呢?看似矛盾的背后,其实暗藏玄机。

  周朴园抛弃侍萍,去了有钱有门第的小姐,从而在不知不觉中他的思想也会变得复杂,他树立起阶级意识、创造家业意识,可他为什么会改变呢?周朴园和侍萍恋爱时,虽然是“阔公馆”的大少爷,但那时周朴园是没有家庭门第阶级意识的,他像梅侍萍一样单纯,像周冲一样浪漫。他是本着人的青少年时期特有的单纯、天真,自然和美好恋爱的,当时他还有反抗意识,知道去争取幸福,那是因为他还没有成长,还没有清楚自己的社会地位,一旦他步入社会角色,那他的思想自然会复杂化,自然会有“门当户对”的阶级思想,那么他的爱情悲剧就是发生在阶级矛盾意识的萌芽上,究其根源还是在于个人角度的选择上,为了适应社会发展不得已而为之。

  周朴园阶级矛盾下的选择也表现在对自我婚姻的选择。从《雷雨》中我们会发现周朴园在梅侍萍之后的两次婚姻都是不幸福的,繁漪是周朴园的第二任妻子,但繁漪并没有在周朴园那里得到她所渴望的爱,因而才把爱转向周朴园的儿子周萍。四凤说“听说老爷一向是讨厌女人家的”,他对繁漪性冷淡,长时间不与繁漪住在一起,这些都是周朴园在阶级矛盾意识下作出的选择,他选择了把自己的爱留在过去,然而过去爱已经过去,已经无法挽回也无法重现,所以他只好选择将全身心投入到事业上,来求得心灵上的平衡。

  周朴园还是爱侍萍的,只是默默的爱着。两个人相遇后,周朴园深情地回顾这三十年前的爱情,在听了梅侍萍的“你自然想不到,侍萍的相貌会老到连你都不认识了”之后,他诧异地说:“你,侍萍?”这种惊诧表现了他内心对侍萍的思念和爱恋。那为什么他不去想认呢?其实到这里,我们会发现周朴园强烈的阶级观念,驱使他维持他周家“阔公馆”的家业,那么就必须注重社会形象,从而要拒绝在人们面前与侍萍相认,他阶级观念选择的这一举动,致使他只能将对侍萍的爱放在心里,从而酿成了他们的爱情悲剧。

  (二)阶级矛盾下侍萍的选择和内心潜藏着的爱

  强烈阶级观念的侍萍的选择主要来源于“阔公馆”阶级人物的不可信,他对女儿说:“你不懂,你不知道这世界太——人的心太——。(叹口气)”。这里有多少难以言说的内容呢?相遇后侍萍没有选择欣喜继续抱有幻想,而是指责周朴园说:“过年三十的晚上,我生下你的第二个儿子才三天,你为了赶紧要那位有钱有门第的小姐,你却逼着我冒着大雪出去,要我离开你们周家的大门”。她强烈的选择要求要把女儿从周家带走也是因为她有着被阔家大少爷抛弃的悲剧爱情和悲剧人生经历,她担心自己的女儿也会重复她的命运,一切源于她强烈的阶级观念。虽然从他们的对话中可以看出,侍萍对周朴园还有爱恋可言,可深厚的阶级观念压抑了她的内心,从而使他们的爱情走向绝谷。

  《雷雨》周朴园与侍萍三十年后的相遇情节,最后仍以分手而告终,这也使我们感觉到,在他们的内心,爱情和阶级性冲突的“雷雨”还会继续下去的。其实,他们内心深处的“雷雨”也是当时几乎所有人的人生体验的象征。

  人是既有美好又有阶级性的。人的美好人性的东西就是人的纯真,善良,美好的品性,阶级性是由人的社会地位生发而来的劣性。选择人性的美好的东西就得放弃社会性利益;而选择社会性利益也得必须以放弃美好的人性为代价。正是对这两者不同的选择带来不同结果的衡量就常常使很多人在两者的冲突矛盾中选择阶级性而放弃了人性。

  《雷雨》周朴园与梅侍萍作出的种种人生选择,证明了在人性与阶级性矛盾冲突中,选择又不仅仅是在个人内心中,选择还必然带来不可料想的灾难性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