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的同桌初一作文700字

作文 时间:2017-02-20 我要投稿
【www.pincai.com - 作文】

我的同桌初一作文700字(一)

我有一个非常可爱的同桌,她叫毛璐璐。毛毛虫、ABB型之类的外号就由此而来了。

她留着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直到腰,让我十分羡慕。所以经常把一些“头发长,见识短”的“大道理”搬出来,把她给气的直磨牙,恨不得把我给活生生吞下去。

以前我觉得学习十分地枯燥无味,自从和她在一起后,就喜欢上了漂亮的笔、漂亮的书包、漂亮的本子、漂亮的……我就发现其实写作业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从此,我和我的同桌毛璐璐每天巴不得有写不完的作业,更确切的是先把作业写完了,剩下的时间就是自己的了,可以玩电脑、看小说和写作了。这些“功劳”都拜我的“好”同桌所赐,我十分地“感谢”她,恨不得现在就“报恩”。

当然了,每个人都是有优点和缺点的,现在让我来介绍一下毛毛虫毛璐璐的缺点!

耍赖!是她的拿手的好菜(她不会做饭)。记得有一次,她和我打赌,结果她输了,于是,她便东张西望,半天半天冒出一句话:“今天天气真是不错哦!”我的注意力就这么容易转移到了天气,她趁此机会,三十六计走为上策,等我发现她“跑路”,边急忙追去“赌债”还没给我呢!所谓三十六计人人皆用,嘻嘻!某人也不例外哟!

威胁!是她拿手的“好饭”。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毛璐璐正和我在踢毽子,她自己有毽子,可非要我的毽子,我不肯给,她便以火箭冲刺般的速度嗖的一下进了教室,拿着我的书包,对我说:“你不给我毽子踢,我就不给你书包。”无奈之下,我只好乖乖投降。

看!这就是毛璐璐,全身带刺的毛毛虫。我牺牲自己去和她做好朋友,他人需小心谨慎,必要时采取“措施”,以防万一被“刺”到了。

我的同桌初一作文700字(二)

“讨厌,讨厌,真讨厌!”。开学了,我又得和学习成绩在全班倒数第三的同学同座了。当时我心里很不高兴。因为她什么都不会,傻头傻脑的,所以,我时刻都远离她。

她的名字叫农海敏,她一头短发,目字脸,脸色腊黄,一双暗淡无光的眼睛,鼻如玉葱。每天早上,她都会笑眯眯地对我说:“凌筱婷,早上好”。可是,我却不领情,反而还狠狠地瞪她一眼。多少次,我叫她帮我丢废纸,或者故意把废纸放到她的抽屉里,她什么也不说,只是冲着我憨厚地一笑,把废纸扔到垃圾筐里。有时,写作业,我故意使劲向她那儿一挤,给她没有位置做作业,她总是拍拍我的手,对我笑眯眯地说:“你能不能过去一点?”。当时,我总是说:“你干嘛打我呢?”,便又拍她一下,才给她让位置。而她也并不在意,只冲我微微一笑。

星期五早上,我们盼望已久的数学书终于发下来了。我是数学课组长,我向老师领书,并将书发给同学,可当我发到我这桌的时候,我发现我手中剩下的两本书,一本有皱折,另一本没有。我想先把好的这本拿走,但又怕同学说我桌上只发一本书。唉,我只好自认倒霉,像她这种“讨厌鬼”一定是抢好的那本数学书了,可是情形恰恰相反,农海敏同学竟毫不犹豫地拿那本有皱折的数学书,并写上自己的名字,再把好的数学书放在我面前。这是多么令人吃惊的举动啊!要知道,这种普通的动作,它包含着最真诚的感情,我感到无比惭愧。

我的同桌真令我刮目相看,和她相比,我是那么的渺小,我为我能有她这样的同桌而感受到骄傲、感到自豪。虽然她不能在考试上取得理想的成绩,但她却有一颗美好善良的心!

我的同桌初一作文700字(三)

我的同桌是一个男生,他比我白,比我的眼睛大多了,但食指不如我长,也不如我灵巧。嗓子比我好,但耳音不甚佳。总的来说,算个“帅哥”。

我呢,虽坐在第三排,却只够第一排的个子。我是女生,劲儿小,个儿又小,平时上课老跑神,多亏同桌提醒。笔记没落下,却因此输了一大片地盘。

他跟其他男生一样,块儿大,个儿高;却又跟其他男生不一样,虽需要的地方多,需要和女生争,却从不贪,够了就行,不会因为“胜利”,而得寸进尺,不给女生留点儿立“臂”之地。

有时语文老师会布置预习作业,大部分都是抄,需要用嘴巴来完成的只有读“五遍”。晚上急等着看《神雕侠侣》,作业就不得不在学校赶一部分。看着书本写字太慢,同桌写字写得快,他写完了正好借我来抄抄,反正抄书抄本都是抄,只是叫法不一样,一个好听点儿,一个难听点儿罢了。只是他“草书”练得好,又在赶时间,所以认清他写的字儿,却还是门学问。

星期五下午那节音乐课,我们全班都在练唱上课铃声,因为老师要同学一个一个唱,还要记分呢。我们在第四组,是最后一个组,我和我后面的江珊是老搭档,演出都在一个台上,又是一起学的二胡,现如今听着同学们唱着走了调的“钟声”,笑得是前仰后合。我一回头,不经意间看到同桌愁眉紧锁地盯着蒋老师手中的笔。“嘿,同桌,你不是常说你学着小提琴的吗?连两句上课铃儿你都不会呀?”“我比你唱得好,因为我嗓子好,可咱班同学都唱成那样,我唱得再好也没用,咱班的分儿肯定没别的班高。”我如梦初醒,一时笑意全无:“那怎么办呢?”我也急了起来,因为我也看见蒋老师的眉毛倒竖着。“嘿,这一段到底怎么唱啊?”我被前面的周思雨推了一把。她没有学过音乐,不识谱也很有可能。“这怎么唱――唆哆来唆――”“呀!我怎么低不下去了!”我惊慌失措,刚才我和江珊笑的时候把嗓子笑干了,现在低音“唆”低不下去了!我呆呆地抬起头,呀!同桌比我还急呢!“不急不急,”我心里说,“润一润嗓子就好了。”我使劲地咽着唾沫,一唱,嘿!好了!

一会儿,就下课了,下课了也没轮到我们组。我和同桌白担心了一节课,也不知道成绩怎么样,但有一点,不会高到那里去。

我和同桌的事还有很多,这里就不再一一列举了,祝你也有一个不错的同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