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关于春节联欢晚会语言类三审

春节 时间:2015-12-22 我要投稿
【www.pincai.com - 春节】

今天是2016年春晚语言类节目第三次审查。前两次审查都有亮相的苗阜,这一次则安安心心的在北京台录制《喜剧幽默大赛》,两年前他和王声的作品《满腹经纶》在这个舞台上一炮而红,当时也让春晚剧组注意到了这对初来乍到的陕西籍相声演员。去年春晚剧组对苗阜、王声寄予厚望,将从未搬上过春晚舞台的反腐题材作品,交给了他们来创作,最终两人的春晚作品《这不是我的》反响十分强烈。

今年苗阜和王声带了两个作品参加春晚审查。苗阜透露一开始写了5个作品,后来看了之后,发现两个作品都还不错,就都参加了节目审查,哪个合适留哪个。今年两人的作品不再是反腐题材,苗阜透露今年是按照自己的创作风格、表演风格去创作的作品,而不像去年有那么大的命题在身。

没有反腐的命题在身,所以相对而言今年苗阜王声的压力会好许多。去年的苗阜告诉自己一定要努力上春晚,为陕西相声争一口气,因为在此之前,陕西相声几乎很少出现在大型晚会上,也很少在京城表演。而今年苗阜的心态放得很轻松,“梦想都已经实现了。需要我们我们就去,不需要我们的作品了也不要紧。”

虽然心态放轻松了,但是作品的修改排练还是需要抓紧。苗阜透露今年的作品8月份就开始创作了,10月份接到春晚剧组的通知看剧本。现在大概改了有20多遍了,而且两个剧本同时改,自然工作量增加了不少。

今年没命题是自己的相声风格 两个作品审查已改20多遍

新浪娱乐:去年你们的春晚作品就听说改了30多遍?

苗阜:可不止30遍,几乎天天在改。一直到临上场前,细节还在调整。春晚的舞台跟别的地方不一样,面向全国的,在老百姓眼里他就是代表着国家。央视的舞台特别慎重,有的东西多改几遍是好事。上春晚的都是新节目,改的过程就是磨合的过程,不断完美不断进化。

新浪娱乐:去年采访您时您说压力特别大,今年参加语言类节目审查了,心态会好一些吧?

苗阜:今年心态就很放松。去年主要头一回上春晚,在中国,一个文艺工作者登上春晚舞台,应该算是一种梦想的实现,第一回上都特别紧张。而且去年这个题材是一个特别的题材,从来没上过春晚的,这个雷我们来背了,所以压力非常的大。今年第一我们按照我们自己的创作风格去创作作品,没有那么大的命题,所以压力没有那么大。第二我们熟悉这个流程了。去年我的感受是我一定努力得上,因为得给陕西的相声争光,得给自己争口气。今年我就觉得节目创作出来了,如果春晚需要我们这样的节目我们就去,不需要我们,其实也不要紧,还得为整个晚会负责。因为我们已经实现了我们的梦想了。我们现在也在组里修改调整。

新浪娱乐:今年您好像带了两个作品过去。

苗阜:对,因为当时写了5个。后来看了之后,觉得其中两个都还不错,要不都参加审查吧,最终看哪个好,留哪个。

新浪娱乐:那这样工作量岂不是大很多?

苗阜:对,两个剧本同时改,当然大很多。比较好的是今年的作品都是我们自己的表演风格,不是命题,相对而言要好很多,得心应手。

新浪娱乐:今年的作品改多少遍了?

苗阜:目前也是没数。从8月份开始筹备动笔,10月份接到组里的通知,看剧本,少也有20多稿。当然我说的这个20多稿是小动,微调。

新浪娱乐:您微博一直都非常关注一些不良的社会现象。今年的作品也会关注这些社会问题吗?

苗阜:现在我对社会问题这个事情吧,不应该是我来管的,微博就是一个心情记录的地方。关于春晚的内容方面,目前就不便透露了。

和王声创作:我负责搭梁子他负责细节

新浪娱乐:《喜剧幽默大赛》对您来说是一个特别的舞台,您这次来当评委,有何不一样的感受?

苗阜:第三届我们参赛开始,到去年、今年我们都来当评委。《喜剧幽默大赛》越来越不像一个比赛的舞台,越来越像从事相声曲艺的一个大聚会,是一个切磋交流的舞台。而且这今年的节目质量越来越好了。所以大家的状态越来越放松,作品越来越细腻。尤其这一届,我看了几场之后,觉得很多节目特别好,质量普遍比往年的高,我也受益匪浅。

新浪娱乐:当年您因为《满腹经纶》在这个舞台上一炮而红,当时的心态是怎样的?

苗阜:当时我来参赛的时候,陕西的相声好多年没有出现在大型晚会上,基本没有出现在京城。我们那年也是刚刚来第四届北京青年相声节,刚好这在办《喜剧幽默大赛》,受到邀请,我们就来试一试。也没有想着比赛,就来学习了。第一次来北京演出、比赛,心情还是很复杂的,没想着拿奖。主要学习,看看北京的比赛是怎么搞的,北京喜剧界的同仁是怎么做的,当时真没想太多。

新浪娱乐:您还记得当年巩汉林给你们的意见吗?

苗阜:巩汉林老师主要都是说好的,私下里就跟我说我语速上偏快。我在陕西形成了自己的一种习惯,陕西人的性格就是生冷蹭硬。北京的相声就是品滋味。常年在陕西表演形成这种习惯。现在我们全国到处演出,王声老师就说:我们的包袱应该放之天下而皆准。这就想起当年老师们提的意见,如果要走向更大的平台的话,这都是我们需要改进的。我们现在已经很多方面完善了,不断的给自己提出质疑,然后去改进。

新浪娱乐:在我们的眼中,王声是一个很慢性子的人,您语速快的话,两个人会不会时常中和一下?

苗阜:其实王声老师也不是一个慢性子的人。王声老师是腹有诗书气自华,王老师是一个非常爱阅读的人,每天再忙都会保证3小时的阅读时间。所以我们在舞台上都去寻找我们的表演风格。他主要负责的任务是把正确的东西呈现出来,我的任务就是把一些包袱拿出来,然后互相去弥补。我快他慢,现在我们俩都在中和我们的速度,都在调整。

新浪娱乐:您和王声在创作作品的时候,都有怎样的分工?

苗阜:我们俩创作的作品的时候,尤其是这几年需求量很高,基本上我负责一个整体框架,然后王声老师负责细节的东西。有时候我们也会出现争论。比如说这个地方多几句少几句,我们都会取中。或者是尝试,见观众,先我的再你的,都不行再调整。像这几天我们排练节目,基本上我把剧本整出来,把梁子弄出来,然后我发给他。然后我们就一块排练,排练的过程中就你也想想我也想想改。


相关文章:

1.2016年关于春节联欢晚会语言类三审

2.2016年春节联欢晚会三审

3.2016年春节联欢晚会

4.2016猴年春节联欢晚会节目串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