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卿朗读者观后感300字

观后感 时间:2017-03-06 我要投稿
【www.pincai.com - 观后感】

综艺节目《朗读者》每期一个主题词作为核心线索,嘉宾围绕主题词分享人生故事,朗读一段曾经打动自己,激励自己甚至改变自己的文字。下面是董卿朗读者观后感300字,欢迎阅读。

董卿朗读者观后感300字

董卿朗读者观后感300字

事实上,《朗读者》用了“朗读”作为外壳,内核依然是分享嘉宾的故事、传递回忆和温情。它更像一个精简的谈话节目,并且董卿掌握对话的节奏远胜于多数谈话节目的主持人,一颦一笑都显得真诚,也不会时不时就出神,或者生硬地切换话题——这一点,《见字如面》的主持人真应该好好学习。也正是有了一段简短却恰到好处的交流,带动了观众的情绪,才使得接下来的朗读自然而然,真情流露。

这样看来,这个节目的本质并不新鲜,更像是把曾红极一时的《艺术人生》、《鲁豫有约》等访谈类节目的重新包装。若从谈话节目层面去衡量,相较央视此前的谈话节目——以煽情为特征的《艺术人生》为例,《朗读者》的野心明显不在说故事和煽情,它更想传递的是价值观、是社会中日渐缺失的温情和责任感。

董卿朗读者观后感300字

《朗读者》于2017年2月18日起,每周六、日晚八点档黄金时间于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与综艺频道联合播出。

《朗读者》是中央电视台推出的大型文化情感类节目,由著名节目主持人董卿首次担当制作人,央视创造传媒有限公司承担制作,于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与综艺频道黄金时间联合播出。以个人成长、情感体验、背景故事与传世佳作相结合的方式,选用精美的文字,用最平实的情感读出文字背后的价值,节目旨在实现文化感染人,鼓舞人,教育人的传导作用,展现有血有肉的真实人物情感。

朗读者,就是朗读的人。在我看来朗读可以分为两部分来理解,朗读是传播文字,而人则是展现生命。将值得尊重的生命和值得关注的文字完美结合,就是我们的《朗读者》。 寥寥数语,便将印象中简单的朗读放在了一个令人深思的位置上。

最近,清新综艺这个概念被越来越频繁地提及。 确实,在一个文化极度缺失的时代,这样的节目能够重新唤醒人们心中对文学的渴望。 现在有许多事情都已经是我们淡忘的了,比如写信,比如读诗,但是如今随着《见字如面》、《中国诗词大会》这样的综艺节目推出,让大家不禁有一种恍如隔世的久违之感,也产生了发自肺腑的共鸣。

董卿朗读者观后感300字

这些东西不哗众取宠,被遗忘在角落,我们今天就是要把它们打开,呈现在观众面前,看一眼你就知道它们有多好。我觉得好坏大家都有自己的审美。

为什么“诗词大会”这么受欢迎?就是因为这些东西我们平时忘了,央视提供这个平台让我们温故而知新,大家就觉得特别满足,因为好的东西永远总有需求,好的精神食粮总是供不应求。如果大家能安安静静地看完这期节目,觉得这篇文章写得真不错,我就特别满足。

如果在节目中这段没听够,再重新翻一翻,回去再看一看,就更好了。其实,这本书可能就在你的书架上,只是你很久没翻它了。

董卿朗读者观后感300字

和多数更活泼的娱乐节目倾向于选择“放飞自我”的嘉宾不同,《朗读者》选的人、想讲述的故事,其实把“我”藏起来了一些。更多强调了“爱”和各种“责任”。哪怕张梓琳在述说自己选美经历的时候,也将自己的优秀条件淡化了,取而代之的是“莫利夫人选我,应该是看到我能为这个组织工作”。而“世界小姐”的工作,其实就是身体力行,为较贫困甚至战乱频仍的国家和地区募集善款。

第一期节目的主题词是“遇见”,实际上“帮助他人”也是这期节目的关键词。除了张梓琳作为“世界小姐”的工作,濮存昕也讲述了自己小时候得到良医帮助恢复健康的故事。而无国界医生蒋励用平静的语气,讲述自己在阿富汗工作时随时会面临的生命危险——这也是颇让人感怀的一个嘉宾。蒋励与一起当过无国界医生的同事,朗诵了鲍勃·迪伦的《答案在风中飘》,医生们朗诵没什么技巧可言,但从经历过战争和死亡威胁的人口中读出,分量尤其重——“是啊/一个人要有多少耳朵/才能听见人们哭泣/是啊/到底要花费多少生命/他才能知道太多人死亡……”

董卿朗读者观后感300字

《中国诗词大会》的热度还未散去,央视另一档自制文化类节目《朗读者》,又以浩大的声势占据了微信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媒体的页面。

在网络高度普及的今天,对于每一个离开了学生时代的人而言,“朗读”似乎是一个遥远而陌生的词语。大小屏幕代替了书籍文本、键盘语音代替了信札驿马。朗读,已经不再仅仅是朗读,它被加上了一层梦幻的滤镜,覆盖上了文化和美的薄纱,提醒着我们思念又回不去的过去。这大概是《朗读者》对于观众产生原始魅力的原因之一。

然而朗读其实离我们并不遥远。八九十年代人们还记得读书时期朗读课本时,文学经由口腔幻化成如音符般优美动人的声线时的触感;父母辈们更甚,他们亲历了需要将相思或愁绪诉诸笔端、将豪气和梦想高声疾呼的年代。但是在媒介技术剧烈变革的当下,在这个“去历史化”的时代里,朗读,不可幸免地只能成为一场集体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