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子 杂文 正文

《安娜卡列宁娜》读后感

2016-12-28 浏览: 分享人:金琦舒 手机版

《安娜卡列宁娜》读后感

《安娜卡列宁娜》读后感

我们知道,在中国的某个草木繁盛,开满娇红的月季和种植着各种小型灌木的院子里,住着一位老作家。他每天早晨和傍晚都会浇灌那些宝贝花儿,但是中午,他一定会躲开最热烈的太阳,呆在自己阴凉的屋子里。

他在想,什么是仁爱呢?他坐在藤椅上,一边用紫砂的茶壶喝水一边想着这个问题。

他翻开每个国家的书,从中国到印度,从俄罗斯到丹麦。他欣赏他们,那些文学家和哲学家们的话,并且以最大的热情看完了那些书。这时候,他从书房走出来,已经是白发苍苍,有一颗种子,在他的心里慢慢发芽,开花。

“我是多么幸福!我得到了多么伟大的思想!”他带着安详的神色说。

老作家觉得自己已经拿到了仁爱的果实——它就在他心里。他走出门去,看到灰色的鸽子飞出鸽房,小学生们在地上玩弹珠,带给他安然和满足的心情。

这时候他已经逛到一条宽阔的马路,前面是大学生们为山区的孩子筹款。他立刻在心底激发出最大的热情和同情,他走过去,看到募捐箱后面的照片,孩子们蓬头垢面,坐在低矮倾颓的教室,他的目光越过残破的桌凳,被一个大眼睛的小姑娘所吸引。那是多么美丽的眼睛啊!在废墟般的房屋和褴褛的衣衫照映下生辉。他的怜悯被最大程度地激发出来,带着一种为自己的伟大和高尚而感动的情操,把自己身上所有的钱投进了红色的募捐箱。

他听到主持捐款的女大学生满怀感情的“谢谢您”,觉得自己感受到了人和人之间相互帮助的仁爱之心。

他继续往前走,他觉得自己理解了仁爱之后,所有的行为都会不一样。“我再也不会对任何大家同心协力的工作丧失热情了!我再也不会怀疑每一个向我伸手要钱的乞丐了!”

可是这时候他看到了街角的乞丐,以最肮脏和丑陋的姿态出现在他面前,残疾,而且把断了的伤口化脓的腿摆在最显眼的位置。

老作家颤抖起来,他原以为自己会有勇气把这个可怜的残疾人扶起来,为他清洗伤口和提供食物。可是他只觉得恐惧,和怀着更恐惧的心情站在他面前,看着他,等待什么人来救起他。

忽然他像猛然醒悟过来一样,害怕地逃离了这个乞丐。他不知不觉跑到了一个寺庙前。听着寺里的钟声,住持在讲经,檀香散满寺庙,他心里没有一点点触动。

“为什么会这样!我对那些丑陋的受难者实在没有爱,我对他们的伤口无动于衷,甚至感到害怕,我对经书无动于衷,我难道听不到那劝人行善的声音吗?我难道不知道要做善良的人吗?不,我分明对这些了然于心,可是我做不到,因为我没有仁爱之心。”

他忽然觉得那些讲述仁爱的书在他心里种下的种子枯萎了,枝干,花朵,果实全部枯萎了。那些书是不能提供答案的,他只不过看到了一些用辞藻和绕来绕去的句子写出的含糊不清的话。他一度让自己落进他们思维的圈套,相信并且赞赏他们,可是那些理论碰到了实践,就忽然间坍塌了。

“为什么每个人都会有仁爱之心?难道我不能算普通的一个人吗?如果仁爱在我的心里,为什么我不能感受到它?为什么我不能博爱到爱孤儿院那些邋遢的孩子们?”他开始苦恼。这是个问题,如果不解决,就没办法继续以人的姿态活下去。

老作家回忆自己从刚走出书房开始的思路。“对的,我没办法以自己的理智来控制好恶的感情。当我遇到募捐箱的时候,只是被自己假想的同情心蒙骗。我被那种刻意营造出的同情和感人的氛围打动,那种每个人都沉甸甸地同情悲哀的孩子,同时在心中喜悦而满足地觉得自己是高尚的氛围,难道不是这些大学生的自我欺骗吗?如果我揭穿他们其实是利用山区孩子这种可以让人同情的工具,以满足自己的精神空缺,以为自己是在为什么高尚的事业牺牲精力和时间,其实只不过是来享受被打动,被苦难,不,应该说是被自己的态度打动的快感,如果我指出这一点,难道不会被那些无知的年轻人以最容易的方式,借着伟大精神的名号嘲笑和打击吗?”

“后来我看到那些照片,那些真实的破烂桌椅和虚假的调光,阴暗的基调结合而成的照片,难道我心中产生的,不是欣赏美的快乐吗?难道那一刻我感到过悲伤,难以抑制的悲伤吗?我只是在看什么摄影作品而已,就像欣赏一幅画。当时我以为被打动和被震撼的感觉,只不过是作品的内容带给我的,而不是真实的生活带给我的。然后我看到了那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我以为我被那倾诉的眼神,渴望的眼神触动,实际上只是爱上那女孩的美丽而已!难道街角的乞丐不比那孩子更有深藏悲哀的眼神吗?如果我看到血淋淋的断腿的照片,难道不会感到恶心吗?看到真人我不会畏惧地跑开吗?”

“如果我没有仁爱之心的话,那些漠然走过的人难道有吗?如果这世界充满善和仁爱的话,那么我能在哪里找到它?孤儿院里是缺乏照顾,有着恶毒和冰凉眼神的孩子,是像挑选商品一样来挑选最可爱孩子的不能生育的父母,报纸上有一群责己宽责人严的傻瓜,以为自己有资格批评这个世界。我和他们又有什么区别呢?我苦苦追寻答案,有谁能看到?我只不过是在这里喋喋不休,自以为是地批评别人罢了。”

老作家回到家里,带着悲苦和绝望的心情关上门,不久他死去了。

燕子和阳光一起来到他的藤椅边,他在这里静静地死去了。他没有儿女,他的月季仍然开出美丽的花,梅花只有光秃秃的枝。

燕子说:“我在他的心里看到一粒种子!”

那些月季,曾经被当作他的女儿,这时候七嘴八舌地喊着:“他死了!没有人来照料我们了!”

仙人掌从墙头俯下身问:“是什么样的种子?”

“是一颗绿色的种子,他活着的时候,我见过它开花。当他出生的时候,他的心里就有这样一粒种子,后来长成了很美的植物,我见过它看花。现在他死了,植物枯萎了,可是种子还留在他心里。”

月季们又叫嚷起来:“那一定是和我们一样娇嫩美丽的花,那是一株月季!”

老作家已经听不到这些话了。他不知道,原来他就有仁爱的种子,从一出生开始。可是他不自量力地去追寻天性的奥秘,他想知道种子是怎样被种下,怎样发芽和开花的。他以为在书里得到了一颗种子,他假想它长大,开花,甚至结出果实——他不知道,仁爱的种子是没有果实的,如果善有结果,就是不善。

还需要苦苦追寻什么呢?那些书只是从各个方面来劝说我们保留种子,而种子一直都在我们心里。老作家想方设法了解为什么人要行善,怎样能有仁爱之心,却不明白只要依照心的指示去做就可以了,他的种子一直长得很好。

“因为他用了全部的心血去照料我们啊,我们,和这满院的花草树木。”那些月季说。不过这一次她们总算说了一句聪明话。

《安娜卡列宁娜》读后感

安娜是俄国上流社会的迷人贵妇,这种贤妻良母类的女人,让人感到一种慈祥的安宁。但是,她接下来与渥伦斯基邂逅之后的事情,以及她最后走的极端,让人感到深深怜悯。

她是一个懦弱的,一直在劝慰自己的人,认为自己没有任何过错,是一种没有羞耻感的人。在社交界,她是一种美丽的,慈祥的,任何人都喜欢的形象,可是,当她疯狂之后,为爱情所忙碌,以名誉和儿女为代价的这种行为,让人困惑和不解。

在这场与列文、吉蒂、卡列宁、渥伦斯基等人的多角恋与各自婚姻的爱情的对比下,安娜无疑是可怜的,她选择独自承担了无望爱情的全部后果。列文无疑是成功的。他在婚姻的道路上,窘迫,失落过。但是经过蜕变,与自己心爱之人喜结良缘,并接有了一个可爱的孩子,米佳。而安娜与渥伦斯基婚外情,是最让人所不齿的。他们有了在自己罪恶的结合下的牺牲品:女儿安妮。

其实,最后害死安娜的,不是别人,是安娜自己。她走上了条极端的路,没有自制力其实是种可怕的东西。嘴上说着,我可以压抑一切的感情,可是心中却不这么想。是安娜的心口不一害了自己。明明是来促成渥伦斯基与吉蒂的婚事,却将自己搭了进去。表面上,压抑着,那真实,又是什么?因为自己成为了导火索,所以引发了后来的一切。渥伦斯基的逐渐冷淡和抛弃,卡列宁的渐渐折磨、后来的卡尔塔索夫夫人的公开羞辱以及文章最后她的卧轨自杀。一切的前因后果,都在于此,都在于她的不安于本分,心中的自制力不高。这是一场悲剧,由她亲手导演,演员最后全部走光之后,又由她自己,最后终结。

这部以死亡而收场的戏剧性悲剧,却成就了安娜·卡列宁娜的形象。这种对自己婚姻不贞,背叛家庭,抛弃自己的儿子,又担心被自己的儿子看不起的女人,是被世人所厌恶和不耻的。私通在上流社会并不少见,可是少见的是,安娜·卡列宁娜的勇于承认,虽然最后得到的结果是被上流社会抛弃。但是,在这种列夫·托尔斯泰近乎苛刻的描写下,安娜·卡列宁娜的缺点,也正是她的闪光点所在。这突出了一个叛逆的女人,和敢于与现实社会对抗的形象。这句话有褒有贬吧,可是谁又去管她呢?在婚姻中,上流社会对待不贞夫妻的惩罚是不同的,而丈夫近乎变态的宽恕,对安娜产生了一种精神上的折磨和无形的压抑感。安娜在别人眼里是怯懦的,但是,她的真正的形象,却是光辉的,作为一个对比人物,她最后的往铁轨上的一卧,成就了她的勇敢,反叛的精神女性。也许正如现在的人所说:自杀的人,是勇敢的,因为,很少有人有勇气去自杀。

“真不愧是个卑贱的女人,连选择的死法都是那么卑贱。”公爵夫人鄙视的说。其实我认为不然,她并没有权利去评判,真正的评论权,是掌握在当事人的手中。

安娜·卡列宁娜,总体来说,是一个怯弱而又勇敢的人。可以说,最后的卧轨,不是她的本意,她想要站起来,却无能为力。

选择一个人背负所有,她看淡了世俗。她的丈夫卡列宁,要的只不过是脸面和名誉,渥伦斯基喜欢追求新鲜等等甚至更多。一个人承担下因为背叛而带来的一切后果,带着绝望的那颗心,那可反叛的种子,是否,就是在这个时候,留在了这里?


最新评论
  • 龚庆欣发表于2016-12-28

    《安娜卡列宁娜》读后感

    一个伟大的作家比上帝多干了一件事——将命运的密码破译、交付给读者。

    丈夫是足以影响国家前途的政治家,她也算是贵族。这样一个地位显赫与容貌美丽相结合的家庭,内部的情感免不了呈疏离状态。她的情感外泄只是迟早的事。

    她性格奔放,情感炽热,一旦卷入自己参与制造的恋情漩涡,便由漩涡主宰了一切。不能说交际圈尖锐露骨的舆论压力没有作用,不能说血浓于情深爱的儿子没有作用。当时间让恋情由炽烈归于平淡琐碎,舆论压力与骨肉亲情显现出不容小觑的力量,与情感的失落一起撕扯着她孤独无依的心。

    托尔斯泰笔下的安娜·卡列宁娜选择卧轨自杀是她生命的凄美的谢幕。如何改变安娜的命运?也许要从源头修改密码——让爱情成为婚姻的主角。错误时候绽放的爱情之花最需提防,那是色彩炫目的毒蘑菇。

下页更精彩:1 1 2 3 4 下一页

品才网©pinc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