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树在线教育登录平台

2016-12-19 浏览: 分享人:马星舒 手机版

导语:智慧树是中国最大的MOOCs课程平台,实现“以学生为中心”的在线自主学习讨论、跨校大课堂直播互动、学分认证及学位支持,帮助政府、联盟、学校达成优质课程资源共享。智慧树的会员已囊括近200 所大学,包括百强大学中的八十所;覆盖近三百万大学生;正在帮助以北大、复旦为首的数百所高校进行教学方法改革、教学质量提升。名校名师名课,线上线下结合,教学高品质,值得您信赖。

智慧树在线教育登录平台

点击进入:智慧树在线教育登录平台

MOOC,前途在我手中

努力就会有收获,这是我们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可是努力真的有收获吗?在某种情况下,那句话可能只不过是在愚民而已。比如,一个很努力的山东河南籍的学生只考上了一所专科,而一个从不怎么学习的北京上海籍的学生却可以以一个很差的成绩轻而易举的就读一类本科甚至211,这算公平吗?这叫做努力就会有收获吗?不过,MOOC的出现可能会使这一现象得到改观。

两年前,年仅15岁的蒙古少年巴图诗蒙在MIT课程“电路与电子学”中取得满分,获得了到MIT留学的机会。如今,17岁的他刚刚读完大学一年级,并在学习之余担任edX研究员,协助edX将MOOC做得更好。

在过去的一年里,一名来自蒙古的少年天才当起了麻省理工学院(MIT)的老师,指导这家精英高等学府提高免费在线课程的质量。

当年,年仅15岁的蒙古神童巴图诗蒙·延甘巴亚(Battushig Myanganbayar)在MIT开设的首门MOOC课程上取得了满分佳绩。课程设计者们把他当作宣传人物,以显示MOOC的巨大力量——把高质量的教育推广到地球最边远的角落。《纽约时报》也撰文讲述了他的励志故事。由MIT和美国哈佛大学联手打造的免费在线课程平台edX则另有打算:edX的项目领导者们给这位明星学生提供了一份工作,希望能在他的协助下,让MOOC http:///ableucc/course更好地服务于高中学生。

edX也确实需要巴图诗蒙的帮助。虽然edX致力于为高中生和来自较差大学的学生提供名牌大学课程,但就目前来看,修读edX课程的学生中大约有70%已经取得学士学位。现在的MOOC仍主要服务于教育既得者,而非客观条件不利的求学者。

edX首席执行官阿纳特·阿加瓦尔教授(Anant Agarwal)表示:“这种情况让我感到很意外。”他同时也是巴图诗蒙拿到满分的“电路与电子学 ”课程的授课老师。他补充道:“我原本以为会有更多的大学生和高中生来上课,所以我们需要做些改变。”他也注意到,其他MOOC平台的学生也呈现出类似分布。

于是,巴图诗蒙·延甘巴亚受雇成为edX的工作人员,但是这一人事安排带来了棘手的签证问题。巴图诗蒙的蒙古高中校长也是一名MIT毕业生,他提出了一套“曲线救国”式的解决方案:巴图诗蒙依然以学生身份申请就读MIT,并同时以学生身份给MOOC打工。

巴图诗蒙就是这么做的。现年17岁的他即将在MIT完成第一年学业,他也对当前的MOOC课程提出了不少建议。

edX曾经举办过一系列“MOOC学生见面会”,邀请学生与edX工作人员进行现场交流。阿加瓦尔教授至今还记得巴图诗蒙的演讲:“超过半数edX工作人员都来了,所有人都全神贯注地;聆听他的每一句话。”他们最大的疑问是:巴图诗蒙在此之前没有学过微分方程等必需的基础概念,他如何能在一门大二级别的MIT“电路与电子学”MOOC课程中取得优异成绩?这门电路课程在MIT系统中编号为6.002x,课程内容与实体课堂相比没有做丝毫简化。在15万注册学生中,只有340人拿到满分,而巴图诗蒙就是其中之一。

edX工作人员了解到,巴图诗蒙把四分之一的学习时间都用来在网上搜寻辅助材料。他基本上完全利用免费的网络资源,自学所需的高等数学。

“其他学生也提到了这一点,我们都铭记在心。”阿加瓦尔说道,“所以我们开始安排导修课,讲解学生可能不知道的关键概念。”

edX的MOOC课程模式逐渐显露出来。虽然edX的本意是把课程提供给世界各地的学生,但是最早一批课程都是由MIT教授和其他常青藤名校教师设计的,而他们习惯于在知识的圣殿里,对各方面条件都很优越的学生讲课。

但巴图诗蒙不同于一般的网络课程学生,一年前我和他一道坐在宿舍公共休息里聊天时,我就认识到了这一点。他会尽量避免参加自己认为浪费时间的活动。他对我说:“我不喜欢阅读文学作品,因为它们似乎没有用处”,解释了自己为什么没看《哈利·波特》和其他流行作品。当时他身穿短裤短衫,T恤上还印着大大的“我爱MIT”字样。他说,自己当初之所以会注册MIT的MOOC课程,是因为它来自于知名学府,而不是因为它的介绍视频特别吸引人——介绍视频说这门课将教学生理解iPhone的工作原理。他在上课之后,才发现这门课特别引人入胜。

编辑的话:MOOC学院不认为文学没有用处,首先你要接触到好的作品,然后学会欣赏它。这儿有一门“中国人文经典导读”,要不要一起上?

他也得到了某些“传统”的帮助。巴图诗蒙的高中校长邀请斯坦福大学毕业生托尼·金(Tony Kim)来到学校,进行日常辅导,作为网络课程的补充。也就是说,巴图诗蒙在修读MOOC课程期间,拥有一位卓越的助理教师,而修读同一门课的另外149 990名学生则没有这项特殊待遇。

巴图诗蒙轻松完成了这门MOOC课程,没有碰任何阅读材料。一方面是因为他太忙了,另一方面是因为阅读材料都是英文的,而他说自己的语言能力“糟糕透顶”。他说,自己为了节省时间,会同时观看两个课程视频。他可以一边看视频A的字幕,一边听视频B的音频。他自己也承认,“这么做似乎有点奇怪”。但他可能想多了,因为很多MOOC学生都承认,他们会以两倍的速度观看教学视频。

但他也做了一件几乎没有人做的事:他用蒙古语录制了自己的教学视频,为同学提供帮助。他解释说:“我用自己开发的摄影技术制作迷你课程。”他把iPhone固定在书架上,用它的摄像头从头顶上方进行拍摄。在视频中,他拿着笔在纸上演算,解说自己如何解决作业题目。

在此过程中,巴图诗蒙对网络教学产生了强烈的个人兴趣,因此他向edX申请担任研究助理,帮助MIT开发MOOC课程。他和“Scheller教师教育计划”的工作人员一道,负责3门课程的开发任务,它们即将在edX平台发布。他的工作地点是一间位于MIT媒体实验室的项目工作室。这座华丽的建筑物长得很像乐高玩具,它是建筑大师贝聿铭的杰作。他的工作之一是调查各类MOOC平台,包括edX的老对手Udacity和Coursera,然后完成一份详细报告,说明自己对现有MOOC课程优缺点的看法。

项目教育内容负责人伊莱娜·舍恩菲尔德女士(Ilana Schoenfeld)说:“他提出了很多有用的建议。”巴图诗蒙在报告中特别强调了一点:MOOC需要改进教学方法,让学生可以互相教育——比如他当年就曾自制教学视频,与同学研究讨论课程内容。舍恩菲尔德补充说:“他非常重视MOOC的社交学习元素。”

桑杰·萨尔马(Sanjay Sarma)是MIT的MOOC项目领导人。他虽然不认识巴图诗蒙,但他认为MIT确实从网络课程的学生身上学得了不少东西,比如课程模块化的思想,即把课程划分为易于教学的小块内容。“很多MOOC学生之所以会在中途退出,并非是因为能力不足,而是因为他们会在生活中遇到许多实际困难。”他说,“如果你是一名27岁的学生,而你的孩子忽然生病了,你很可能就会中途退出。所以模块化教学应该能给这类学生带来帮助。”MIT最近开始尝试在edX平台上推出一系列“半学期”课程,并计划更进一步。萨尔马说:“我们正打算开设一门‘一星期’课程。”

巴图诗蒙发自内心地相信,MOOC能把大学教育带给客观条件不佳的学生,但他也很享受自己在堂学习的时光。他参加了几个学生活动小组,他也喜欢偶尔和同伴们在校园餐厅讨论数学问题。但在修读MOOC课程之后,他做的事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过去的梦想。他已经远离家乡,来到地球的另一边。他说:“不过当大学生也有一点不好:你会很思念家人。”

作为一个有志之人,我们就要自己去把握自己的命运,将未来紧紧握在自己手中,而非任人摆布,我相信,MOOC就是这样一个能够实现自我价值的舞台,只不过还要去看你自己怎样去利用它。


[智慧树在线教育登录平台]相关文章:

1.智慧树在线教育登录平台

2.智慧树在线教育平台登录入口

3.智慧树在线教育登录

4.智慧树在线教育平台官网登录

5.智慧树在线教育平台官网登录入口

6.智慧树登录入口

7.泉州市安全教育平台登录入口(官网)

8.2017年超星尔雅网络教学系统平台官方登录入口

9.长春市智慧教育服务平台

热门文章